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如何修好爱情这门校园大课

2010-10-31   来源: 中国教育报  

当莘莘学子告别紧张而青涩的中学时代,怀着对新生活的浪漫憧憬,走进生机勃勃的大学校园,恋爱不再是过去遮遮掩掩的“地下工作”,而是轰轰烈烈的青春体验。

  然而,经历爱情,并非只有浪漫与幸福,迷惑、伤痛甚至悔恨也往往随之而来。当下,面对拜金、开放的多元婚恋观的冲击,面对年轻带来的激情与冲动的诱惑,大学生不可避免地对爱怀有困惑。

  什么是真爱?应该如何看待性?怎样才能拥有无悔的爱情?如何在爱情中收获成长?大学是学生学习独立生活和充分发展自我的重要阶段,在大学中经历爱情是成长的一部分。既然爱是人一生的功课,对于大学生来说,爱情无疑是一门人生大课。怎样帮助他们修好这门课?这是一道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共同解答的命题。

  当青春面临爱之惑

  和许多女生一样,北大的陶静喜欢与宿舍的姐妹们在“卧谈会”上讨论爱情。陶静喜欢看韩剧,虽然总是被嘲笑看的东西“没有营养”,但她就是喜欢把爱情表现得极纯粹、美好的韩剧。室友晓晴欣赏美剧《欲望都市》传递的爱情观,“女人就是应该对爱和性洒脱点,那才是女性真正解放的标志”。小彭的爸爸妈妈在她上初中时离婚了,所以她总是鄙夷地说爱情和婚姻都不可靠。小秦来自农村,有个和自己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对爱情的想象朴素而实际。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碰撞中,姐妹们逐渐展开了自己的爱情轨迹。晓晴搬出宿舍与男友同居。曾怀疑爱情的小彭却出人意料地轰轰烈烈爱了一场,但失恋后好像再也无法走出伤痛。小秦和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分手了,后来找的男友很有钱。陶静也谈了一场纯纯的校园恋爱,可是交往越久,争吵越多,激情没了,烦恼多了,她感到爱情令她失望。

  陶静总能听到同学、朋友的各种爱情困惑:“这世界上还有真爱吗?”“我为什么在恋爱中迷失了自己?”“我那么爱她,她怎能离开我?”“我们毕业了,不在一个城市工作,应该分手吗?”“我们真的相爱,可以发生性关系吗?”与此同时,各种影视作品关于爱情的展现越来越多元,她对爱情更加迷惑了。

  2007年,陶静惊喜地发现并选择了一门叫做生活教育的课程。你想获得更幸福的人生吗?让我们一起“学会生活学会爱”!这样的课程介绍语让陶静觉得很诱人。教学生如何看待爱情、婚姻、性是这门课程的重要内容,这让陶静尤其感兴趣。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田玲当时是这门课程的负责教师。该课程隶属于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下的LE生活教育项目,由田玲于2006年首次引入北大本科常规课程,如今已被北京近十所高校推广。

  田玲的大学生活在北大度过,那时,她和同学就有很多关于自我、友谊、爱情方面的困惑。留北大任教后做了多年班主任,经常有学生向她倾诉爱情的烦恼。在她看来,陶静有这样的苦恼很正常,她的困惑还没有对自己的生活造成较大影响,“实际上,一些大学生因此产生的困扰更多,他们因在失恋、性、背叛等爱情问题上遇到的挫折,产生了各种心理问题,性格与人生发展也受到了负面影响,甚至有学生选择自杀。”

  “那些天之骄子可以从容面对考卷,并获得很高的分数,可心灵的困惑常常伴随着他们,他们为什么没有幸福的能力?”这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田玲。

  “大学是学生学习独立生活和充分发展自我的重要时段,在大学中经历爱情是成长的一部分。只是,青春的激情、冲动、懵懂有时也会让人留下永远的悔恨。而当青春面临这些困惑的时候,虽然没有人能简单地给出对错的结论,但是,应该有人给学生基本的引导。”田玲说。

  “这种引导首先应该来自父母。然而,文化的禁忌、传统的力量、父母的无知等原因造成了家庭婚恋教育的空白。”田玲认为,父辈们没有机会接受相关的教育,儿女们如今也无从获得相关的指导。

  “父辈们成长的单纯环境已经消失,当今的年轻人所面临的情感难题是父辈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田玲说。

  “父母甚至给子女带来了关于爱的负面影响。一些学生来自破碎家庭,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甚至受过‘爱’的伤害,对爱的理解很偏激。”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的宋映泉说。他是继田玲之后负责这门课程的志愿者教师。十多年前在中国青年报“青春热线”当心理咨询志愿者的经历,让从事教育财政研究的他,十分关注大学生心灵的成长与健康。在他看来,良好的性与爱的教育是全人教育、人生教育不可或缺的部分。“如果我们只研究在教育中如何投钱,而忽略了受教育者的心灵;如果我们只关注学生的学业成绩,而不关心他们的情感世界;如果我们用大量资源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心灵混沌、不懂得真爱、缺乏建立美满婚姻和幸福家庭的能力,那么,从教育经济学投入-产出的角度看,这样的教育投资在一定意义上是失败的。”他说,“然而在我国现有的课程体系中,关于性与爱的课程不多;从人生、从心灵和灵魂的高度来看性与爱的课程更是少而又少。”

  王琪是该项目的中国讲师及国外专家翻译,曾经到上百个大学作过婚恋主题讲座。接触大量大学生后,她发现,中国的婚恋教育几乎是由社会自发完成的,爱情文化的塑造大都离不开无处不在的媒体。“韩剧与台湾偶像剧传递的王子与公主式的爱情梦想,美剧传递的开放的性态度,以及各种电视节目尤其是当下盛行的相亲节目,对当代青年人的爱情观有着深刻的影响。青年人对影视作品中爱情文化的学习已经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而这种社会教育往往是片面、偏颇的。”

  因此,在不理想的婚恋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大学生,虽然部分人已经较好、自发地完成了关于婚恋的自我教育,但在大学这个爱情意识与行为迅速发展起来的阶段,仍有一部分学生处于“心理早恋”,亟需引导。我们应该为他们提供补上这一课的可能。”田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