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轻客:做会思考的单车

2016-06-16   来源: 《大学生》杂志  
  轻客(TSINOVA)一款跟传统山地车重量差不多的电动单车,但它不仅有电动,还有智慧,核心组件由来自清华大学的核心创业团队自主研发。2015年10月7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正式发布。发布至今已做了无数次的改进,他们希望能用自由快捷的出行方式,让城市更美好。
  2016年4月22日下午2点,记者来到北京东四大街米仓胡同,正一家家寻找27号的时候,胡同里迎面过来一位大男孩,戴着眼镜身穿格衬衫,骑着辆时尚的小轮车,虽然从未谋面,凭感觉这就是约见的轻客创始人陈腾蛟。米仓胡同27号轻客的办公小院内一派忙碌景象,室外测试用的自行车随处可见,正在维修改善的师傅忙着修葺大门口,办公室内安静而忙碌。
陈腾蛟放下自行车,引记者进入他的办公室,室内摆放着一辆很酷的小轮折叠智能电单车,皮质车座后挂着纯皮小包包,更吸睛的是竹子挡泥板,非常时尚,于是采访就从竹子挡泥板开始聊起来……
 
设计重在感受
  
  “并不是每一辆车都是竹子挡泥板,这是我们提供的外观上的个性定制,喜欢的可以订,不喜欢的话可以选择普通款。”清华美院学设计出身的陈腾蛟介绍。
  轻客的外观设计基本是由陈腾蛟主导完成的。他说,自行车设计中结构就是外观,外观就是结构,是融合在一起的,设计主要体现在理解用户基础上,提出能满足用户需求的设计。车架什么形状,电池盒放什么位置,需不需要减震这些都是设计开始就要考虑清楚的问题。城市路面有一定的颠簸,但又不是山地那种剧烈的颠簸,陈腾蛟认为没有装减震器的必要。“是不是可以设计车架减震,通过车架不同的弯曲程度进行减震?后来我们把车架的三角变成了梯形,通过型材吸收震荡而不会直接传导到人的臀部,通过这种形态找到一个恰到好处解决城市路面颠簸的方案。”陈腾蛟说。
  轻客电单车的电池盒很小,更不同的是它放在车后部与车架融合起来。为什么这样做呢? “一方面是传统电池摆放位置太低,涉水或者飞砂走石可能会对锂电池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所以我们把位置安放在后面。我之前骑的车很贵很轻,刹车很灵的情况下后部力量不够整个人会飞出去,我血淋淋的教训是门牙磕断了,后来设计轻客就希望后部的重量增加一些,杜绝翘尾巴的危险。” 陈腾蛟说。
 
不再设计让交通更拥堵的代步工具
  
  话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设计的陈腾蛟,当年跟奥迪合作的毕业设计新能源豪华车模型惊艳,毕业后直接进了知名汽车公司,怎么会自主创业做起单车了呢?听到这个问题,陈腾蛟聊起了他的汽车设计梦。
  “汽车设计师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多年努力,终于进入世界五百强汽车企业做设计师,每天开心地上班。”他说,“可我上班从亮马桥到798,这段路太堵了,这么短短的一段距离几乎每天要开车近一个小时。”
  他也曾体验过骑自行车,从亮马桥到酒仙桥的距离虽然只有五公里,但是立交桥的坡度对于自行车来说确实是对体力的考验,偶遇北京“妖风”顶风骑车更是寸步难行,每天到公司累到一身汗,又转而开车。“我是一个特别讲究时间性价比的人,开着车每天堵在路上,我觉得简直是在浪费生命。”陈腾蛟毫不客气地说:“突然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设计让人出行更加拥堵的交通工具,这一点真让人无法接受,于是下定决心做一款可以让人们远离拥堵、轻松自在的出行工具。所以,我决定放弃汽车设计师的事业来做这样一个事情,我觉得挺值的。”
  当然陈腾蛟并非一意孤行,他跟很多上班族交流,听他们谈在交通上的需求和不满:骑车特别费力,开车堵车,坐公交又太挤。他发现,人们需要一个相对体面,出行方便,又不太费力的出行方式。
  他看到日本、德国有一种智能单车,看着跟自行车基本一样,但骑了感受完全不同,只是价格太昂贵。所以,他决定要研发类似的智能单车来满足国内人们的交通需求,用可以接受的价格,让大众体验到新的出行方式,不追求快,追求安全、省力。
  于是,他拉上了同样对此有极大兴趣的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的杜磊博士,清华美院学设计的硕士研究生穆道衢等人合伙,专心研发生产智能单车。
  2014年11月公司成立,2015年拿到天使投资,完成A轮4000万融资。2015年11月通过京东众筹发售1700辆首批产品,目前销售3000多台,2016年5月轻客要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
  
轻客之轻
  
  智慧单车的智慧到底在哪里呢?主要就是因为轻客有会“思考”的大脑VeloUPTM智慧动力系统。这套系统是轻客团队自主研发的,由技术合伙人杜磊博士领衔,跟各行业挖来的技术人才共同完成的。系统主要是由传感器、助力系统、汽车级芯片及控制技术组成,它能读懂骑行意图,判断路况及骑行状态,实时提供所需动力。
  杜磊博士介绍,这是一个能够感知到骑行的阻力和骑行意图的动力系统,普通电动车拧一下车就走,车跟人的交流是机械的,因为人无法感知到车的速度,车也无法感知到人想要多快的意图。
  轻客研发的智慧动力系统,有大脑(即CPU),有眼睛(即传感器),还有自己的肌肉(即电池),“在上坡起步的时候,它感知到人的用力踩踏,自己就会给你比较大的动力,下坡的时候你放松踩踏,动力系统就减小动力,按需分配动力,我们感觉它跟一个智慧的生命体一样,所以叫它智慧电单车。”杜磊说。
  如果不小心车丢了,车上有GPS 能实时锁定位置,可以远程给车断电,GPS断电后还会持续发位置3天,车主有足够时间把车找到。
  智慧单车的智慧之处还在于,单车与骑行者的手机APP通过移动互联网连接,骑行者就可以向它提出更多的要求。比如可以根据地形等特点选择需要的模式,之后就完全不用其他操作,跟骑自行车完全一样。
  把移动互联数据上传云端,轻客就可以更加“了解”骑行者。“通过分析得出的动力曲线更新各种不同的模式,也会根据不同地区设计不同的模式,比如山地多的地区不追求太平顺但动力要够足。”陈腾蛟说。
  值得一提的是,利用移动互联的优势,用户的骑行数据都能传到云端,这给轻客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数据和改进的依据。“就像特斯拉会根据车手的每一次刹车和油门使用情况做配合车手的调整一样。”陈腾蛟说。
 
不停地改改改
  
  2015年11月,轻客进行了一次成功的产品众筹,设定50万的目标,最终筹到500多万资金。在陈腾蛟看来,这不仅仅是产品被大众的认可,也不仅仅是筹集资金,更相当于跟用户一起再把产品完善一下。众筹之后轻客有了一百多项的改进,从生成工艺流程到动力系统修改,车身材质到小细节的变化。
  因为对材质、配件等要求高,又不可能自己建立生产厂,所以在跟代工厂合作过程中经常出问题,这是最头疼的。之前跟深圳一个代工厂合作,厂比较小,他们声称曾经跟大品牌合作过,什么都能做,显出很有经验的样子,轻客信以为真与他们签订了合约。但合作中发现他们并不如说的那样,做出的产品规格不对,交期拖延,产品质量很不好,此次合作不欢而散。关键是,为此轻客浪费了大量时间和钱。“现在想来,不能给出高价的情况下,要想得到高质量高要求的代工零部件,这件事本身就是有风险的。”陈腾蛟说。
  后来,各种比较之后选择了工艺水平比较好,以出口日本为主的企业,至今比较稳定。
  最近,轻客正在考虑牙盘大小的问题。之前牙盘(自行车中轴和曲柄相连的部分,是车体主要传动系统之一,使用不同种类的牙盘,会给骑行带来很大区别。)做得比较小,长时间骑行蹬起来比较费劲。但因为轻客选择的是广泛用于汽车发动机的尼龙纤维材料,所以要做大的话,它的强度、良品率等等方面都会受到考验。
  为了更好地测试产品质量和获得产品改进依据。轻客的技术工程师们还研发了一套测试设备放在工厂里面,测试包括震动路面、防水、碰撞等等方面。“测试设备要模拟人的踩踏,持续48小时踩踏动作生成一个动力曲线,看曲线有没有漂移偏差等等,这才能模拟出来车的反映跟人的踩踏是不是能契合。”陈腾蛟说。
  最艰苦的是人工测试,由专职的测试人员持续骑行四五十公里,感受单车的使用情况,并给出测试报告。值得一提的是,陈腾蛟自己也成了“日常测试员”,直到现在,陈腾蛟每天出行只要在二三十公里以内都会骑智慧单车,除了因为很方便,更是在骑行中不断感受轻客还存在的问题和有哪些可以改进的。他说:“骑车回到办公室,我经常会提一大堆建议。我成了首席测试官。”
 
不扩大生产,大家一起玩
  
  2015年10月,产品众筹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面对这么强烈的产品需求,按常理该是义无返顾地扩大生产,但陈腾蛟没有。
  低调行事的陈腾蛟希望带着轻客的“理工男研究派”团队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走。
  他认为,轻客毕竟是个年轻的创业公司,不扩大生产不仅是因为扩大生产可能会因为生产能力的不足,导致质量把控跟不上,更重要的是他觉得,创业宁可慢一点,稳一点,也不要给用户和粉丝不好的印象。
  轻客给自己的定义就是一家有时尚设计的的硬件技术公司,程腾蛟说:“既然做产品,要思考的是到底能带来什么改变,跟常规产品有什么本质区别,产品革新性是我们追求的,光靠营销拼销量是不长久的,世界上让人尊重的公司哪一个不是在产品上下功夫。”
  最大程度地提高骑行感受的同时,轻客生产配件也是随之实时优化改进。陈腾蛟说:“买了车不代表关系结束了,而是我们要让用户用得更爽。”
  轻客一直努力做出满意的智能单车成品,但轻客的价格并不低,一些没那么有经济实力的用户,他们可能会选择大批量产、成本比较低、价格更容易接受的智能单车。“在大规模整合零件成本上我们并没有优势,所以如果有合作伙伴愿意做低价一些的智慧单车,我们也愿意出售核心系统。” 陈腾蛟说。
  每一个人都需要快捷省力的交通工具,所以轻客不排斥向其他公司出售系统。并努力让人们在高、中、低价位,都能买到好的智能单车,为城市出行效率做能做到的最大化的努力。
  轻客也做智能系统出售的业务,电机、传感器、电池出售,帮助更多的公司实现单车生产。陈腾蛟认为,一个公司不可能针对每一个细分的消费群,其实甚至可以跟市面上的山寨公司合作,不仅可以出售系统,也可以帮他们设计。“大家一起玩儿嘛!市场很大也允许大家有各种玩法。”陈腾蛟说。
 
潮人特质
 
  陈腾蛟说,轻客的名字中“轻”代表轻松、愉悦,“客”代表具备某一特质的群体,取这个名字是希望能够用产品服务于对轻松生活、愉悦生活有较高追求的一类人。所以,轻客是为这样一群人服务:年轻的城市新精英,喜欢年轻有活力的品牌,崇尚健康的生活方式,对自己的生活有明确的判断力。
  针对年轻妈妈,设计了带有安全带的儿童座椅,可以选择购买后加在单车后面。轻客还根据城市精英热爱公益、喜欢艺术的特点,做了一些活动,比如在众筹期间与时尚芭莎的芭莎基金会合作,买单车的同时就为欠发达地区的儿童捐一点钱。
  轻客也尝试在官网预定个性定制款单车,提供个性组件,开头提到的竹子挡泥板、皮质杂物包就是一些个性配件。为了提升城市生活体验,轻客也尝试了一些公益、艺术类的合作方式。比如,城市里会有很多不错的特色餐厅 ,散落在城市的犄角旮旯,开车去并不方便,轻客跟订餐平台合作提供智能单车给订餐者使用,同时还会制定一些城市旅行路线,让人们体验不一样的城市生活。
  遇到大型的艺术活动也尝试一些新的想法,比如瑜舍酒店是艺术家们喜欢去的,与酒店结合给住酒店的艺术家们提供大型艺术活动期间看展用的交通工具。
  陈腾蛟说,其实在延伸合作和服务方面团队的想法很多,但考虑到轻客目前还是一个初创企业,没有精力在很多领域投入太多,所以这些活动偶尔做,算是一点点尝试,工作重心还是先踏实地把车的主体做好。
  从2014年11月成立至今轻客还只是个不足两岁的年轻公司,目前共70多个人,在北京、天津、深圳、广州等地工作着,为生产更好用的智能单车努力。
责任编辑:朴添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