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我在孟加拉扒火车

2016-05-18   来源: 《大学生》杂志  


  火车开动了,孟加拉人习惯面向两侧朝外坐着,我只敢坐在火车正中间。

2016年寒假,清华启动了一系列去“一带一路”国家的交流项目,其中“大篷车课堂”南亚行计划吸引了我的目光。历史上,南亚国家与我们有密切的联系,近年来,双方合作也越来越多。于是,我报名参加了此项目,飞赴南亚的印度和孟加拉国,历时10天。

为了充分接近和体会当地的工作、生活,我们每天的安排都满满当当,平均睡眠不足5小时。就在此次行程的最后一天,在孟加拉我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扒火车。总看到照片上南亚火车顶上坐满人,感觉能扒一次,才是深度体验这里的生活。

早上9点多,我和3个同学花了40塔卡(约合3.33元人民币)叫了两辆人力三轮车去距离酒店最近的火车站。在孟加拉坐火车不需要先买票,乘客可以直接走到火车旁。一进火车站,我们就看到一辆火车停在那里,可车顶上并没有很多人。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上”的时候,火车开走了。

没多久,又一辆火车开过来了。此时的我顾不得还在四周拍照的小伙伴们,决定独自体验扒火车。可我在火车旁看不到一个可以爬上车顶的地方:火车车厢外根本没有梯子,车内更没有通向车顶的窗口。所以问题来了:这里的人,到底是怎么爬上火车的?看来这是个技术活呀。

再一次环顾了火车的四周,突然我发现人们是从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连接处爬上去的。虽然那里没有梯子,但是仍然可以借助一些凹孔和凸出来的部件爬上车顶。二话不说,我把单反相机往脖子上一挂,找个了车厢连接处爬了上去。

当看到钻出我这个外国人的头时,车顶上的孟加拉人顿时懵了,但马上又兴奋起来。在我就要爬上车顶时,一位孟加拉大胡子小哥还拉了我一把,我顺势一跃而上。众人齐声为我们的默契合作欢呼,仿佛称赞我们是睡过一个炕的好哥们。

坐上车顶后,我才意识到上面不好玩。车高有4米多,而且上面也不是平的,分分钟要滑下去啊!我只能坐在中间,并不敢像图片上那些开挂人们那样侧着坐。正当我想快速拍完几张照片就下车和小伙伴会合的时候,车忽然开动了。我一脸超大写的囧。

在火车逐渐加速时,我脑中快速分析了数个解决方案。要么我现在从原来的连接处爬下去,那么我很有可能脚一滑落在了车轨上;要么我从4米多高的车顶跳下去,那么我很有可能摔伤腿和摔坏单反相机;要么我就坐在火车上坐一站?似乎也可以!反正大不了直接去机场,行李让小伙伴拿,再被老师狠骂一场。

火车匀速行驶着,我坐在车顶,平复着心情。四周并没有什么风景,铁轨旁是一片垃圾堆积地,身后是一节又一节的车厢,以及车厢上热情地向我挥手的孟加拉人民。

火车越开越快,冷静下来的我赶紧掏出手机,用在当地花了360塔卡(约合30元人民币)购买的1G流量卡联网,通过谷歌地图查找下一个车站的位置,原本担心网速糟糕,没想到竟和国内4G网速差不多,不一会儿,我查到大约20分钟就能到达,顿时长舒一口气。

火车全速时时速勉强有60公里,比国内的绿皮火车还要慢一点。开着开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棵树,树枝横过了车顶,离人不到半米高。见坐在前面的人看到树枝靠近后,趴下来躲过,我也马上照做。

当感觉自己坐着不会掉下去后,我开始用手机自拍杆和身后的孟加拉人合影,还拍了几张珍贵的自拍照。就这么忙着照相时,火车到站了。在热情的孟加拉人的指引下,我发现了一个更容易下车的地方,那是在车头的位置。我还没爬下车,就有人不断爬上来了。

下车之后没人来跟我收钱。事后问了当地的孟加拉人,他告诉我挂车顶是不需要票的。于是我似乎明白,在这个人口众多、交通运力相对落后、经济水平相对低下的国家,为什么会出现几百人挂在火车两旁,挤在火车厢顶上的奇观。

最后,不要学我。(严肃脸)

责任编辑:刁雅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