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北京青年大型调查报告——国企青年:稳定是红利 发展费思量

2015-05-22   来源: 中青网  


     在北京市自来水集团第九水厂工作的佟洁,是个1986年出生的北京大男孩,出生在西城,目前住在东城亲戚的房子里。那是个10平方米的平房,住在那里是因为班车能路过。他报名参加了自住房摇号,但不知道“摇号能否摇到自己头上,最大的压力就是在房子上”。
 
    根据团北京市委日前开展的北京青年1%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属国企青年平均月收入为4261元,支出中吃穿住行和家庭所需生存型支出占比接近80%。
 
    收入行业差异大,住房压力大
 
    团北京市委根据第三次经济普查等数据测算,北京市从业青年为671.8万人,其中国有企业从业青年为188.29万人,占从业青年总数的28%。按照中央和地方归属划分,中央所属企业从业青年为68.19万人,地方所属企业从业青年约为120万人。
 
    团北京市委选调75名企业团干部和10名专家团队组成调研组,从北京市人保局社保中心提供的养老保险缴费人员数据库中进行抽样,完成了此次调研。
 
    根据调研报告,北京市属国企青年平均收入为4261元/月,略低于非公企业从业青年的平均收入4413元/月,且行业收入差异较大,收入最高的前三个行业是金融业(6223元)、房地产业(6153元)、建筑业(5409元),收入最低的三个行业是批发和零售业(2622元),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3510元)、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3551元),最高的金融业青年平均收入是最低的批发零售业青年的2.4倍。
 
    刘水是青岛姑娘,1989年出生,2007年考入北京体育大学,2011年毕业,进入北京市自来水集团第九水厂工作,解决了北京户口。她现在每个月收入是2000多元,住在单身员工宿舍,“3人间,不收费”,这样的好处是“吃住在水厂,如果不花钱,基本上都能攒下来”。
 
    但是,刘水目前最大的苦恼是缺乏私人空间,“毕业3年了还住在单身宿舍,感觉不太好,毕竟不同于学生时代”。她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多的个人空间,但收入还不足以支持她去租更大的房子或者买房,现在的年龄不到30岁,又不够资格申请公租房。
 
    团北京市委的调研报告显示,当前,住房是从业青年最主要的需求之一,也是最大的压力之一。在有住房支出的市属国企青年中,每月用在住房上的费用(房租房贷)平均为1940元。在当前最主要的困难中,住房困难以22%的比例排名第二。租房成为住房最主要的住房形态,住在单位宿舍中的青年比例不高。
 
    工作稳定是最大吸引力
 
    根据团北京市委的调研,接近半数青年认为工作稳定是市属国企工作的最大吸引力,同时,在满意度调查中,工作稳定性也以3.68分高居首位,工作前景3.11分,职业声望2.98分,社会地位2.85分。
 
    北京自来水集团第九水厂团总支书记陈佳丽的想法也印证了这一调研结果。
 
    1984年出生的陈佳丽是北京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第九水厂上班。陈佳丽两年前结婚,她说自己和老公一直持续“啃老”的状态:平时跟双方父母住在一起,因为跟父母一起住方便照顾孩子,小两口也负担不起房价,所以也没有单独买房的打算。
 
    陈佳丽每月收入3500元左右,习惯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未来10年内都没有换工作的打算”。她认为稳定性对于女性更加重要。
 
    调研报告同时显示,如果有机会再次择业,中央机关企事业单位仍是北京市属国企青年的第一选择。
 
    一直以来,国企青年背负着高收入等光环,但从调研看,当前北京市国企青年收入较中央企业青年收入低,在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等行业也低于非公青年,导致职业前景、职业声望、社会地位得分较低,职业满意度不高。
 
    但是,市属国企青年由于北京户籍比例高,无需买房或可以更多得到来自家庭的支持和充分利用住房政策,自购房的比例为40%,高于非公企业青年20.9%的自购房比例。市属国企青年合租比例20.3%,也远低于非公企业青年34.2%的比例。53%的市属国企青年近3年来没有搬过家,平均搬家次数0.97次远低于非公的1.3次。
 
    调研组织者认为,综合来看,市属国企青年在住房开支、居住稳定性和环境上稍优于非公企业青年。
 
    发展的困惑
 
    刘铭涛是北京地铁运营四分公司南邵战区值班站长,最初到站区工作的时候是一名中控员,刚刚工作时的一次经历让他记忆犹新。
 
    “那天我们是夜班,当天晚上7点多,高峰刚过,发生了一个倒叉故障。”当控制台显示倒叉故障后,刘铭涛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加上自己紧张,心里素质那时候不是特别好,处理的过程中有些小瑕疵,致使列车有几趟晚点”。
 
    这次经历,让刘铭涛开始钻研学习业务,并取得北京市地铁技能大赛的第一名。随着不断努力,刘铭涛从技术主管升职为值班站长,工资也在原来3000多元的基础上有所增加。
 
    刘铭涛的工作时间长,尤其是在冬天气温下降,客流量增加的时候,他每天站立的时间超过了十几个小时。
 
    根据团北京市委的调研报告,北京市属国企青年群体中,92.7%是工作在一线的办事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在首都经济社会发展、城市安全运行保障和人民群众生活服务的各个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这些青年平均每天工作8.7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43.9小时,但平均每天用于通勤的时间为2.16小时,每周学习时间平均仅为3.05小时。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互联网技术融合应用、京津冀协同发展等都给国企带来了更大的机遇和挑战,对国企青年的成长成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根据调研报告,在当前最主要的困难中,31.3%的人选择了“经济困难”,排在首位,其次是住房(22%)和发展提升(18.7%)。在最需要得到的帮助中,“学习辅导”和“职业培训”仅占比6.2%,排名靠后。同时,调研报告显示,北京市属国有企业青年用于学习培训、社会交往等发展型支出明显不足。
 
    为此,团北京市委建议,建立京津冀三地青年技能人才交流成长机制,构筑国企青年人才培养工作体系,联合北京、河北、天津共青团,协同推进活动开展,服务青年成长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