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从军同学成名者众,有的同学永远回不来了

2015-04-22   来源:  

    有的同学永远回不来了

     联大从军学生绝大部分都在服役期满后返校继续学业或领取毕业文凭,但有的同学永远回不来了。就我接触的史料说,联大从军学生共牺牲了七位,其中就有三位是外文系的。

     黄维是河北河间人,他是第一个牺牲的翻译官。1941年应征时他是外文系四年级学生,也是联大研究《石头记》的学生社团“石社”的核心人物。他是自愿放弃去条件较好的飞虎队的机会而去了缅甸远征军的。外文系吴宓教授很喜爱这学生,得知黄维牺牲后十分难过,1942年日记里作了记录:“黄维随军退归。六月十五日,在车里渡澜沧江,中流,所携爱马忽跳动,舟覆。维与马俱堕水中。维手握马尾。及马救出,而维已被急流裹去,渺无形迹矣!闻耗,深为伤痛。……”(车里是景洪的旧名。《校史》称黄维是在随部队撤出缅甸抢渡怒江时不幸落水牺牲的,与吴氏所记略异。)两月后,外文系发黄维讣告及追悼会启事,追悼会在译员训练班举行。吴宓先生在会上致辞,对黄维的牺牲表示哀悼,也讲到黄维为人处世的性格特点和他对文学的深刻认识。吴宓还为学生撰写挽联,联云:‘大勇见真仁,历劫两间存正气。亲贤兼爱众,同堂三载醉春风。”

     缪弘是江苏无锡人,1943年入学,第二年就随美军和中国鸿翔部队空降到被日军占领的敌后作战。抗战胜利前夜,在随军反攻桂林时壮烈牺牲,还不满19岁。1945,联大文艺社编辑出版了《缪弘遗诗》,其中有一首《血的灌溉》,是在“联大五次输血后一日”写的,共两节:“没有足够的粮食,/且拿我们的鲜血去;/没有热情的安慰,/且拿我们的热血去;/热血,/是我们唯一的剩余。//你们的血已经浇遍了大地,/也该让我的血,/来注入你们的身体,/自由的大地是该用血来灌溉的。/,,/谁都不曾忘记。”如今有些人一点芝麻大的事也动不动就喊“震撼”。什么叫震撼?请读这样的诗吧。

     外文系牺牲的另一位同学叫吴若冲,不详。

     其他系的四位烈士是:1935年考入南开经济系的何懋勋,江苏扬州人,抗战开始后随校迁长沙,1938年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山东游击队,任青年抗日挺进大队参谋长,同年夏在与日伪军战斗中英勇牺牲。1940年入学的物理系学生朱谌,河南安阳人,1944年入缅作战,随军撤至怒江惠通桥,被日军追击而英勇牺牲。另两位是:算学系的曾仪,江苏泰兴人;机械工程系的王文,河北深泽人,在空军中牺牲。其余不详。

 

    从军同学成名者众

     所幸,参军的联大学生绝大部分都回到学校(据许渊冲回忆录讲,也有些做翻译官的同学随美军去了美国的),他们中的不少人日后成为各个领域的名家。仍以外文系的参军同学为例:

     穆旦(即查良铮):优秀的诗人和翻译家,南开大学副教授。

     许渊冲:著名翻译家和翻译学家,北京大学国际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著译甚多,其中有《毛泽东诗词四十二首》中译英、中译法各一册。

     杜运燮:著名诗人,新华社国际部译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教授。

     :原名沈季平,资深编辑家、诗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贺祥麟:广西师大外语系主任,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全国高校外国文学教学研究会副会长;美国威克森林大学和新英格兰学院客座教授。

     巫宁坤:著名翻译家,北京国际关系学院英文系教授,美国加州大学文艺理论博士后研究员,英国剑桥大学客座研究员。

     朱树飏:洛阳解放军外语学院教授。

     许芥昱:美国加州州立大学英文系、世界语文系、比较文学系主任,人文学院院长,为中美文化交流作出积极贡献。

     为了不忘记这一段历史,19465月学校结束时,特郑重地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的阴面,刻校志委员会篆刻、中国文学系教授唐兰篆额、算学系教授刘晋年书丹的《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学生从军题名》。这是不朽的丰碑,其所昭示的爱国主义精神将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