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高校学生舍弃优越生活从军报国

2015-04-22   来源:  

    我的岳父李国智先生1942年考入西南联大历史系,两年后应征做翻译官,1946年毕业。他学的是历史,后来却做了西北大学外语系教授,我想这可能与他做翻译官受到的磨练提高有一定关系。在当时,像李国智这样从军的普通学生非常之多。但在史料中我也注意到有些从军学生是名教授的子女,例如哲学系的熊秉明就是当时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先生的公子,后来他成为著名的美术家和艺术学家、法国巴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校长、西南联大常委梅贻琦先生的独子梅祖彦(机械工程系)也应征做了翻译官,他后来是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和热能工程系教授,还是西南联大校友会会长。他的二姐梅祖彤(生物系)也应征参加了英国人组织的战地志愿医疗队,她也许是联大女生中惟一做过翻译官的。

     我不知道联大外文系学生从军的确切人数,但与其他系相较,比例肯定相对较高,这与他们的专业及相关规定有关。不过我更注意另一个问题,按当时的情况,外文系学生的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来说要好一些。我的此一印象来自许渊冲的回忆录《追忆逝水年华》和吴讷孙(鹿桥)反映联大校园生活的长篇小说《未央歌》,两位作者都是联大外文系毕业的。这些生活条件相对较好的外文系学生能积极从军,格外难得。比如外文系学生罗宗明,据许先生的回忆录讲,他是外文系的白马王子,人很英俊,西服毕挺,英语说得流利,曾代表中国童子军去美国见过罗斯福总统。在外文系读书时,罗宗明还在英国驻昆明领事馆任英文秘书,待遇优厚,住的是领事馆的花园洋房。但他毅然放弃高薪应征从军,真是难能可贵。

     如今已很难全面了解联大从军同学服役的情况,但从一些回忆录里还是能知道一鳞半爪。许渊冲回忆,有一次他翻译的情报说:日本军舰到达海防,登陆士兵有若干人,日本飞机有若干架,进驻河内机场。飞虎队秘书得到情报后,立即召集四个空军上尉参谋研究,认为日军很可能会对昆明进行空袭,就要他把情报火速译成英文,派专车送他去陈纳德将军指挥部。第二天日本飞机果然袭击昆明,但飞虎队早有准备,不等敌机飞入市区投弹,就在滇池上空进行截击。他看到一架架画着一轮红日的日本飞机,尾巴冒着一团团的黑烟,被击落在西山滇池上空。从那以后,日机不敢再来昆明,但飞虎队大队的第一中队长也英勇牺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