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投笔从戎为中华 ——鲜为人知的西南联大学生从军抗战史

2015-04-22   来源:  

   西南联大的校史是从长沙临时大学(联大前身)算起的,联大学生的从军史也应从长沙时期算起。据《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史》(1996年北大版,以下简称《校史》),学生的参军热潮共有三次。

     第一次在抗战初期,社会各界及主流舆论提倡和鼓励学生到抗日前线,到敌人占领的地方投入斗争。长沙临大19371115日成立了以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为队长、南开大学秘书长黄钰生和军训教官毛鸿为副队长的大学军训队,对学生进行军事管理和训练;同时还设立学生战时后方服务队。稍后,学校又设立国防工作介绍委员会,作出了学生从军可保留学籍等具体规定。当时提出申请的学生近三百名。这些学生的去向大致可分两类:学工程技术的大多到军事系统从事技术工作,例如先去报考陆军交通辎重学校,学习期满后去装甲兵团直接参加抗战。这批参加装甲兵团的学生共28人。机械系的吴仲华后来成为热力学家、中科院院士。章文晋也是机械系的,后来做过中国驻美大使和对外友协会长。第二类学生较多,大部分参加山西、陕西及湖南的战地服务团。还有一小部分直接去了延安。这批学生中有数十人参加湖南战地服务团,该团后经武汉转入第一军,更名为第一军随军服务团。经济系的熊向晖后去中央军校七分校学习,之后做了胡宗南侍从副官和机要秘书。解放后历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和办公厅副主任,总理助理、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等。另有十多人去山西,其中数人参加了晋东南八路军总部炮兵团。土木工程系的李伟是他们中的一位,他创作了《炮兵进行曲》和《东北民主联军军歌》等音乐作品,后担任过解放军总政宣传部长和中国音乐家协会书记处书记等。土木工程系的陈舜瑶()先去陆军预备第七师,后转到延安抗大,后来做过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和中央书记处研究室顾问。

     第二次是应征翻译官。这次从军热的背景是为来华美军配备译员。据有关史料,当时在昆明的美军招待所多达50,驻滇美军人员估计有数万之众。这就需要大批军事翻译人员。为适应这种形势要求,早在1941,“教育部”即下令从内迁各大学外文系三四年级男生中征调译员,但规模较小,应征的70余人大半为联大学生。1943年“教育部”再次下令征调,这次规模较大,连同此前的一并计算,1945,整个大后方被征调的大学生翻译官达4000人之多,其中联大学生400余人。

     当时“教育部”颁布《志愿从军学生学业优待办法》和《从军知识青年退伍后参加考试优待办法》等规定。联大据此采取了相关措施:四年级学生服役期满发给毕业文凭;低年级学生志愿应征期满返校可免修32学分(相当于一个学年的学分数)。同时还有硬规定,对符合应征条件的应届毕业生,“不服征调两年兵役者,不发毕业文凭”。

     尽管当时大学生的外语水平一般来说都比较高,且相当一部分又是外文系学生,但毕竟需求量太大,所以国民政府军委会决定在昆明设立译员训练班,由联大教授负实际责任。联大外文系陈福田(系主任)、温德,中文系的闻一多等教授及美方的专职教师负责语言训练,吴泽霖(社会学系),赵九章(气象学系),皮名举、姚从吾(历史系),罗常培(中文系),查良钊(教育学系)等教授讲授气象、史地及美国社交等相关课程。译训班地点在昆华农校(西站),共办了11期。学员毕业任上尉三级译员或上校二级译员,习称翻译官。经培训成为翻译官的联大学生,去向相当广泛,最远的去了印度、缅甸,在云南的较多,也有去广西、湖南、贵州的。中缅印战场的几次重要战役,包括入缅战役、打通中印公路之战以及湘西会战等等,都有联大的翻译官参战。也有个别的被派往美国,为培训中国飞行员和机械士做翻译。

     第三次是抗战末期报名参加青年军。据《校史》,这一次背景比较复杂。1944,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已处于劣势。为支援被困在东南亚和滇缅边境的军队,日本急需打通从中国大陆到越南的交通线,因此在豫、湘、黔、桂发动迅猛进攻,不少城市相继沦陷。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蒋介石保留自己实力避战的态度相当不满。为在中缅印战区夹击日军,罗斯福致电蒋介石,敦促他加强在缅甸萨尔温江的中国兵力和攻势,如若贻误战机要蒋承担责任并将断绝对蒋的援助。在这双重压力下,国民政府于194410月提出“一寸山河一寸金”的口号,发动十万青年从军运动。

     鉴于背景的复杂,这次联大学生报名不像以前那么踊跃。在重庆电催限期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学校当局召开大会,请冯友兰、钱端升和闻一多等教授作动员讲话。加之日军进入贵州的严峻局面又起了直接的动员作用,所以还是有两百多位联大同学报名参军。他们到青年军二零七师炮一营入伍,全部分发到印度远征军,学习汽车贺驶,取得执照后在史迪威公路执行任务。日本投降后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回联大复学,其中30多位应届毕业生按规定获毕业证书。

     据《校史》,先后在联大上学的学生为8000,有名可查的后两次参军人数为834(见《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学生从军题名》),连同长沙时期参加抗战工作离校的近300名学生,总数应为1100多人,约占联大历届学生总人数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