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中途岛之战

2015-03-31   来源: 搜狐网  
二战太平洋战场转折点:中途岛之战(组图) 
 
 
二战太平洋战场转折点:中途岛之战(组图) 
 
 
二战太平洋战场转折点:中途岛之战(组图) 
 
 

  1941年12月7日,日本对美国太平洋主要基地珍珠港发动了突然袭击,美国陆海军及其航空力量损失惨重,太平洋战争爆发。但是令日本海军深感不安的,是美太平洋舰队的三艘航空母舰,全部未受损失。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坚持要打中途岛大战,企图一举围歼对方的海空力量。于是军事史上一场以航母和空中力量决定胜负的最大战役打响了。

  到了1942年4月,日本侵略者已在中国大陆和太平洋占领了大片地区,掠夺了数不清的财富和自然资源,包括东南亚丰富的石油,这为他们进行更大规模的海陆征战创造了条件。

  在日本领导人物中,至少有一个人没有沉溺在独霸天下的幻想里,此人便是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偷袭珍珠港的胜利,虽然是他的杰作,但他并没有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因为他对美国和美国人,比其它所有日本人了解得更清楚。

  山本曾任日本驻华府的海军武官多年,在此期间,他曾在美国广泛游历,并深刻地研究了美国的军事潜力。他看到美国巨大的生产能力,了解一旦这个国家完全纳入战争轨道,日本就很少有获胜的希望。所以他希望在这种情形出现之前就迅速结束太平洋战争。

  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在珍珠港事变后临危受命,接任太平洋舰队的司令。鉴于该舰队在珍珠港被炸得支离破碎,几个月来他一直避免和山本强大的舰队正面交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山本首先得引诱美国人出战。他坚信,进攻位于珍珠港西北的美军中途岛基地,将能实现这一诱敌计划。

  中途岛是夏威夷群岛的一部分,位于北美洲至亚洲的太平洋航线中点,因而得名,距旧金山和横滨均为2800海里,距珍珠港1100海里。由沙岛和东岛两个岛屿围成一个直径约6海里的圆形环礁,陆地面积约4.7平方公里,是个天然良港。1867年被美国占领,1903年起美国在岛上建立海军基地和海底电缆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美军在中太平洋的重要的海空基地。美军把它扩建为海军巡逻机的前进基地,在岛上修建了机场跑道。它对保卫珍珠港起著重要作用。如果作为前方空中观察基地的中途岛失守,美军就无法派遣侦察机进行远程搜索,不能掌握日军舰队动向,珍珠港将无法固守,太平洋也会随之沦入日军之手,一旦如此,美国的西海岸也就门户大开了。

  前哨战

  1942年5月4-8日,在新几内亚南面的海面上,美日海军进行了“珊瑚海之战”。

  由美国“约克城”号和“列克星顿”号两艘航空母舰起飞的飞机,截击了日军一支进入珊瑚海,企图攻占莫里斯比港的舰队,并将其逐回。

  战斗结果,美方“列克星顿”号航空母舰被击沉,“约克城”号受到破坏。日方小型航空母舰“祥凤”号被击沉,大型航空母舰“翔鹤”号遭重创。同时,这两艘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几乎全部损失,许多技术娴熟的日本飞行员也被击毙。日本“瑞鹤”号航空母舰上的飞机也失去了战斗力。

  这是历史上首次由航空母舰编队之间进行的海空战,双方舰队谁也看不见谁,也是历史上首次双方舰队在视距之外进行的战斗。日本人虽然击沉对方的吨位多,获得战术上的胜利,但是从战略上来讲,这次战役是美国人的一次胜利,也是日军自珍珠港以来所遭到的第一次失败。

  同时,日本本土于同年4月18日受到一次无情打击。经罗斯福总统批准,由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上将挑选了美国陆军航空兵中的传奇人物,曾在二三十年代创造多次飞机竞速比赛记录和历史上第一次进行仪表飞行的优秀飞行员杜立特尔中校,组织16个B—25轰炸机的机组人员,经短期强化训练后,于4月18日在杜立特尔的率领下从海军的航空母舰上起飞,成功轰炸了东京。这次空袭给日本造成的物质损失微不足道,但在心理上极大震撼了日本朝野,并使日本军界对珍珠港事变后的战略进攻方向的争论有了结果。原先陆军主张进攻澳大利亚,海军则力主进攻中途岛,并乘机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但是东京遭到空袭后,日军大本营感到了来自东面的威胁,使一切反对中途岛作战的意见烟消云散。

  联合舰队倾巢出动

  1942年5月5日,日本大本营奉天皇敕令发布《第十八号命令》,正式下达代号为“米号作战”的中途岛作战计划。该计划的目的一是占领中途岛,二是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还要对阿留申群岛进行佯攻,以分散牵制美军。日军将动用航空母舰8艘,水上飞机母舰5艘,战列舰11艘,重巡洋舰13艘,轻巡洋舰9艘,驱逐舰68艘,潜艇24艘,扫雷舰5艘,运输舰16艘,后勤补给舰21艘,飞机700架,陆军8600人,海军23000人的庞大兵力来执行这一计划。最高指挥官为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

  而美国太平洋舰队所能集结的,仅有3艘航空母舰(上载233架飞机)、7艘重巡洋舰和1艘轻巡洋舰,17艘驱逐舰和19艘潜艇。如果日本人集中使用兵力,中途岛的胜利将唾手可得。

  但是山本犯了一个大错误。为了迷惑并包围美国舰队,山本将他的庞大舰队分成了五个部分:

  一、先遣侦察编队,由小松辉久中将指挥,辖轻巡洋舰1艘,潜艇18艘,分成4个支队,负责在中途岛与夏威夷之间建立三道潜艇警戒线,侦察美军的动向;

  二、阿留申群岛牵制舰队,由细萱戌子郎中将指挥,拥有2艘航空母舰(隼鹰、飞鹰,上载82架飞机),水上飞机母舰1艘(上载10架水上飞机),4艘战列舰(日向、伊势、扶桑、山城),3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14艘驱逐舰,潜艇6艘,扫雷舰5艘,运输舰4艘,载陆军2800人,向东部的阿图岛和基斯卡岛担负佯攻任务,并在岛上登陆;该舰队的一部分将沿著群岛北上,攻击荷兰港;

  三、中途岛攻击编队,由近藤信竹中将指挥,拥有1艘航空母舰(龙骧,上载23架飞机),两架水上飞机母舰(上载40架水上飞机),2艘战列舰(金刚、比睿),重巡洋舰8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12艘,以及12艘运兵船,运载陆军5800名士兵。该编队任务为攻占中途岛;

  四、突击舰队,由南云忠一中将指挥,拥有4艘航空母舰(赤城、加贺、苍龙、飞龙,上载272架飞机),2艘战列舰(榛名、雾岛),2艘重巡洋舰(利根、筑磨),1艘轻巡洋舰,21艘驱逐舰,8艘补给舰,为轰炸中途岛并寻歼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

  五、山本主力舰队,由山本大将亲自率领,拥有3艘战列舰(大和、长门、陆奥),1艘轻航空母舰(凤翔,上载19架飞机),2艘水上飞机母舰(上载水上飞机50架),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21艘,补给舰3艘,担负策应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的任务,最终消灭美国舰队。

  此外还有冢原二四三中将指挥的以南洋诸岛为基地的210架飞机,担负空中掩护。

  该计划规定6月2日侦察编队的潜艇进入预定阵位。6月4日对阿留申群岛进行空袭。6月5日对中途岛进行空袭。6月6日实施对阿留申群岛的登陆。6月7日代号为N日,实施对中途岛的登陆。整个计划组织严密,规模宏大。这一行动的耗油量几乎相当于海军在和平时期一年的耗油量,甚至还有人说所有参战军舰的甲板面积总和比中途岛的面积还大。但该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犯了分散兵力的兵家大忌,当时日军在太平洋上占有绝对优势,只需集中全力实施进攻就可获胜。却反而把部队分散为几个相距遥远难以相互支援的编队,削弱了自己的优势,分散了自己的兵力,埋下失败的契机。

  日军密码被美方破译

  与偷袭珍珠港一样,日军把成功寄托于保守秘密。但是在珊瑚海,美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却预见获悉,对方即将对莫里斯比港发动大规模的入侵。

  尼米兹之所以知道这一点,完全要归功于他的作战情报处。该处有约120名工作人员,由约瑟夫·罗奇福特少校领导。这些情报人员日以继夜地在珍珠港海军司令部的地下室里工作。这个地下室没有窗户,门是拱型的,装著铁栅大门,由卫兵日夜守卫。日本联合舰队发出的密码电报有90%都被这些情报人员截收了。有关中途岛行动的情报,可以说是日本海军送上门来的礼物。

  早在5月1日,日本联合舰队就计划更换主要密码。由于定期更换密码,在日本海军的主要密码被罗奇福特的工作人员破译之前,外界根本无法掌握日本海军动向的情报。因为工作仓促,日本仍在使用老密码。日本的海军情报专家认为他们的的密码是不会被破译的。

  但是这一次美国人却对日本人暗中进行的中途岛战役的部署了解得一清二楚。约瑟夫·罗奇福特少校已经破译了日本人正在使用的JN25密码。在日军一系列发过太平洋的电报中,最引人注目的是“AF”两个字母。这一代号显然表示某一大军事行动。破译小组发现,在一份水上飞机袭击珍珠港一事的日方电报中曾经提到“AF”。电文说水上飞机奉命到“AF”附近的一个珊瑚小岛上加油。因此他们推断,“AF”只能是指中途岛。

  为了进一步查实,中途岛上的海军司令部受命用浅显的英语拍了一份作为诱饵的无线电报,报告中途岛上的淡水设备发生故障。果然不久以后美军截获的一份日军密码电报声称:AF可能缺少淡水。

  经过这一证实,尼米兹决定把舰队埋伏在中途岛附近,给日军迎头痛击。他知道尽管他的力量单薄,但也必须对付山本的挑战。

  几天后,又破译出日军有关作战计划的电文,彻底掌握了日军参战部队、兵力部署、航行路线等核心机密。据此尼米兹召集有关人员进行紧急磋商,制定了应战计划。虽然美军掌握了敌情,但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由于兵力太少,作战失利将难以避免。根据应战计划,美军迅速加强了中途岛的防御,至6月3日,美军在中途岛的飞机已增至120架,守军增至约3000人,还在岛屿周围的滩头布设了大量障碍物。关于海军兵力,美军在太平洋上原有5艘航空母舰,1艘战沉(列克星敦号),1艘(萨拉托加号)因伤在本土修理,尼米兹于获知日军进攻的当天即5月16日,就命令在太平洋上所剩的3艘航空母舰火速返回,5月26日和5月27日,以“企业”号和“大黄蜂”号为核心的第16特混编队和以“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为核心的第17特混编队分别回到了珍珠港,但“约克城”号在珊瑚海海战中受伤,是拖着长达十海里的油迹回来的,按正常情况,修复工作需几个月,但战争迫在眉睫,尼米兹命令修船厂以最快速度修复,并亲自参加了修复工作,在工匠们的努力下,使该舰三天就基本修好,为作战增加了一支可观的力量。就在紧张的临战准备时,第16特混编队司令哈尔西中将却患上了严重的皮肤病,经他推荐尼米兹任命第16特混编队的巡洋舰部队指挥官斯普鲁恩斯少将代行指挥。为能尽早发现来袭之敌,美军在中途岛以西约700海里、300海里、150海里分别部署1艘、3艘、6艘潜艇,进行巡逻,在中途岛西北部署2艘潜艇作机动巡逻。并从五月底开始每天派出22架水上飞机对中途岛以西700海里按不同扇面进行长达15小时的巡逻搜索,以便在日军舰队进入攻击距离之前就能发现。

  由于洞悉了日本方面的计划,美国太平洋舰队就能将计就计,设置陷阱。尼米兹手下第16和第17特混编队的指挥官弗莱彻少将和斯普鲁恩斯少将奉命率领航空母舰埋伏在中途岛东北320公里的海面上。虽然尼米兹上将本人相信日军的目标是中途岛,但也有人不相信,因此他将埋伏的位置选择在中途岛东北方,这样万一敌舰不是开往中途岛,他的航空母舰编队也可以转而保卫夏威夷或者美国的西海岸。

  当南云中将的4艘航空母舰离开濑户内海的次日,斯普鲁恩斯少将率领他的第16特混舰队,包括“企业”号,“大黄蜂”号,6艘巡洋舰和16艘驱逐舰驶出了珍珠港。两天后,弗莱彻少将也乘著“约克城”航空母舰,率领第17特混舰队的另外2艘巡洋舰,6艘驱逐舰,跟着出发了。“约克城”号在珊瑚海战中严重受损,靠了1400名工匠超凡的努力,预计要3个月才能修好的这艘母舰,只用了3天就完工了。

  如意算盘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选定6月7日作为进攻中途岛的N日。那时的月光对夜间登陆极为有利。

  预定在N日前2天,当南云的舰队到达中途岛西北400公里处的时候,就对中途岛发起大规模的空袭。南云舰队的飞机,不仅要摧毁中途岛上的美国陆军航空力量和防御工事,而且要击沉附近的所有美国战舰。

  N日前一天,一支由藤田将军率领的小型水上飞机供应部队,准备在中途岛西北96公里的库雷小岛上降落,建立基地,一方面接应登陆部队,一方面进行远程侦察,监视诱入圈套的美国舰队的来临。

  N日天一亮,日本海军陆战队将在栗田少将的重型巡洋舰的炮火掩护下,对中途岛的沙岛和东岛同时发动进攻,并强行登陆。在实施入侵的整个过程中,近藤中将的主要入侵舰队将控制中途岛南方和西南方。

  山本的战列舰将守候在中途岛西北1000公里的洋面上,南云的舰队则埋伏在中途岛以东480公里处。在整个作战海域周围,部有3道日军潜艇警戒线,监视敌舰的逼近,及早发出警报。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指望美国人会被对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的同时进攻搞得晕头转向,以致在日军登陆中途岛之前,来不及组织认真的抵抗。

  目标:中途岛

  1942年5月20日,投入中途岛战役的日本联合舰队,已在濑户内海中的柱岛锚地集结待命。山本发布最后命令。并进行了大规模实战演习。

  5月22日,美军组建北太平洋部队,加强阿留申的防御。下辖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14艘,潜艇6艘以及岸基航空兵陆军第11航空队一部,由西奥博尔德海军少将统一指挥。

  5月25日晚,山本五十六大将在他的64000吨超级战列舰“大和”号上举行宴会,把包括南云中一海军中将和草鹿龙之介海军少将在内的几百名将领请到这艘旗舰上赴宴,共祝出征胜利。日军作战准备一切就绪。同一天,罗彻福特破译出了最后的内容,向尼米兹报告日军将于6月3日进攻阿留申,6月4日进攻中途岛。

  5月26日,满载著5800名士兵的日军登陆编队从塞班岛和关岛起航。阿留申群岛牵制舰队从九州北端的陆奥湾起航。

  5月27日是日本的海军节,三十七年前的这天,日军取得了对马海战的胜利。清晨6时,南云的航空母舰突击舰队,徐徐开出了濑户内海,向丰后水道驶去。其它舰只上的水兵向他们欢呼打气。

  5月28日,美军由2艘航空母舰,5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9艘驱逐舰组成的第16特混编队从珍珠港起航。

  5月29日晨,联合舰队的其它舰只也从濑户内海出发——打头阵的是由近藤信竹海军中将率领的中途岛攻击编队,其后是山本的旗舰“大和”号为首的主力舰队,由34艘舰只组成。

  5月30日,美军由1艘航空母舰,2艘重巡洋舰,5艘驱逐舰组成以弗莱彻少将为司令的第17特混编队从珍珠港起航。同一天,日军伊—123号潜艇到达弗伦奇环礁,准备为执行侦察任务的水上飞机加油,不料发现那儿有2艘美舰在游弋,二十四小时后,美舰仍未离开,日军只得取消了原定的侦察计划。

  此时,日军已发现美军的电讯量明显增加,并在距中途岛700海里处就遭遇美军的巡逻飞机,说明美军已提高了戒备,但日军却并未更改计划。而在日军的潜艇到达预定的警戒线之前,美军的两支编队就已通过了,所以日军对美军舰队的行踪毫不知情。结果使偷袭者反遭偷袭。

  6月2日,美军两支编队在距中途岛260海里代号为“幸运点”的海域会合。共有航空母舰3艘,巡洋舰8艘,驱逐舰14艘,舰载机233架。由弗莱彻少将统一指挥。同时对本土也加强戒备,7艘战列舰因航速太低又无驱逐舰护航,就没有派往中途岛,留在美国西海岸。西部沿海城市旧金山、洛杉矶都停止民用广播,改为战时军用广播。在夏威夷,海军陆战队进入戒备状态,珍珠港已经停工停市,并由工人和职员组织了民防义勇队在街上巡逻。

  同一天,南云的突击舰队在没有雷达帮助下,在浓雾中向着中途岛的方向驶去。南云和草鹿站在“赤城”号航空母舰的舰桥上,焦急地注视著周围的浓雾。这浓雾虽然能把他们隐藏起来,但也给舰只近距离间隔行驶带来危险。由于能见度太差,无法派出弹射观测机,使得整个舰队成了一个睁眼瞎。

  敌人的舰队在什么地方?南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南云的参谋班子有人认为:“即使美国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动,并且已经出击了,此刻离他们的基地也不会远,当然也不会离我们很近。”因此突击舰队应该按原计划进攻中途岛,其它人表示同意。

  到了6月3日黎明,迷雾更浓,甚至探照灯也不能穿透周围的一片昏暗。由于有碰撞的危险,南云不得不动用一直保持沉默的无线电,向他的舰艇发布命令。

  不久,9架从中途岛起飞的美国陆军B—17型“空中堡垒”轰炸机在日军登陆舰队上方出现。但是它们的轰炸准确性太差,炸弹都白白地丢在大海里,日军的运输舰和护航舰都完好无损地向前行进。

  清晨,一小队掠海飞行的美军鱼雷轰炸机又全力紧逼袭击,但只有一枚鱼雷奏效,击中了日军护航舰队后面的一艘油船。

  尽管如此,山本大将还是感到忧虑不安。他原来指望南云的俯冲轰炸机会在美国人尚未怀疑有入侵舰队逼近之前,就能轰炸中途岛和岛上的飞机场,现在看来行迹已经败露。

  南面,南云的突击舰队继续前进。6月3日上午10时,迷雾消失,海天明朗,前方的航路波涛汹涌,日军舰队以24节的航速破浪前进,蔚蓝色的海面上掀起层层白浪。灰色的钢铁战舰,编成一支巨大的环形队列,炮筒林立的战列舰“榛名”号和“雾岛”号不可一世,4艘大型航空母舰“赤城”号,“加贺”号,“飞龙”号和“苍龙”号,威风凛凛地航行在中央。

  日军北方编队按计划出动飞机空袭阿留申群岛的首府荷兰港,摧毁了一些地面设施。由于美军早已知道日军计划,并未增派部队北上,日军的佯攻没有达到目的。

  6月3日傍晚,日舰迅速地从西北方向朝中途岛聚拢,次日拂晓前就能抵达离目标320公里的起飞地点了。

  此时美军的两支特混编队,由弗来彻和斯普鲁恩斯率领,正在中途岛东北方向500公里的地方。

  统率这两支特混编队的弗莱彻少将正确地判断出,日军的航空母舰编队就在不远的地方。6月3日晚7:50分,他率领舰队朝著西南方向驶去。他深信第二天将是“美国海军史上最重要的日子”。次日拂晓,他就能驶抵中途岛北面,恰好能袭击日军的进攻舰队。

  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判断。因为当晚美国的航空母舰离日军南云舰队只有160公里。

  斯普鲁恩斯通过目视信号通知部下说:他们可能碰上占优势的敌人;日军有4-5艘航空母舰,此次战斗的胜利对美国国家安危,是极为重要的。在美国军舰上,小道消息总是不径而走。关于日本密码已经被破译,此刻正在布下陷阱的说法很快就传开了。在军官室里,饭厅里,到处都是一片振奋的情绪。

  进攻中途岛

  1942年6月4日凌晨2点45分,“赤城”号航空母舰上的扩音器突然响了起来,进攻的时刻到了。

  渊田美津雄中佐在日本联合舰队中是率领第一波的舰载机群轰炸珍珠港的人,此次轰炸中途岛本来也安排由他来领队,但是此刻他却躺在舰上的病房里。出海的第一夜,他得了阑尾炎。

  联合舰队另一名干将源田实中佐,也躺在同一间病房的吊床上。他本来应该在舰上具体指挥攻击机群的出动,但是他却得了重感冒,双眼布满了血丝。就连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山本五十六大将,此时正在遭受胃痉挛的折磨,日本出击舰队的将佐们,可谓流年不利。

  源田听见出击的广播,身穿睡衣,跌跌撞撞爬上舰桥,向南云忠一海军中将保证,他的病已经好了,可以亲自负责这次袭击。南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舰上的官兵,默默地注视著他们,不知是受了感动,还是预感不详。

  在甲板上,飞行人员正在匆匆地进早餐:米饭,酱汤,干饭栗和白酒。

  当黎明的一抹曙光出现在海天之际时,日本四艘航空母舰上的探照灯都已经打开,照亮了宽敞的飞行甲板。这四艘航空母舰上配备的飞机数量分别是:“赤城”54架,“加贺”63架,“飞龙”54架,“苍龙”56架。此刻这四艘航空母舰位于中途岛西北240海里,正迎著风全速行驶,为舰载机起飞作准备。

  源田中佐命令飞行部队作好对中途岛发动第一波进攻的准备。

  4:30分,南云中将的参谋长草鹿龙之介少将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这时渊田中佐也从病房里出来了。他在下面呆不住,爬上甲板来看代替他率领第一攻击波的友永丈市大尉。

  指挥起飞的军官挥了挥绿灯,第一架“零”式战斗机掠过灯火通明的起飞甲板,冲向黎明前黑暗的天空。甲板上的水兵齐声欢呼为他鼓气。接著,8架战斗机相继起飞,然后是18架爱知D3A199式舰载俯冲轰炸机。99式被盟军方面叫做VAL轰炸机。该机为固定式起落架,但机动性能好,可当战斗机使用,机身下挂250公斤炸弹,两翼下各挂60公斤炸弹,时速386公里。

  15分钟内,108架飞机——俯冲轰炸机,水平轰炸机和“零”式战斗机各36架,从4艘航空母舰上同时起飞。它们以壮观的环形队列轰鸣著绕行舰队一周,然后向著东南方的中途岛扑去。舰上的人们注视著它们翼尖上一长串红蓝灯光闪烁著逐渐远去。

  第一攻击波刚刚起飞完毕,南云中将立刻命令第二攻击波作好出击准备。与此同时,南云突击舰队的7架川崎H8K水上侦察机,受命前往东面和南面搜索美国航空母舰。其中5架侦察机顺利起飞走了,但是重巡洋舰“利根”号上的2架侦察机,却因为弹射器发生故障,起飞时间耽误了半个小时。这一耽误,给日本舰队以后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厄运。

  中途岛此时已有准备,正严阵以待南云的第一批突击飞机。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在了解到日军即将进攻中途岛的意图后,往这个弹丸小岛调集了大批飞机,包括侦察机,俯冲轰炸机,水平轰炸机,战斗机和鱼雷攻击机。其中有:

  PBY-5A“卡特莱纳”(CATALINA)水上侦察机32架;

  F4F-3“野猫”(WILDCAT)战斗机6架;

  F2A-3“水牛”(BUFFALO)战斗机20架;

  B-17“飞行堡垒”(FORTRESS)轰炸机4架;

  B-26“劫掠者”(MARAUDER)轰炸机4架;

  SBD-3“无畏”(DAUNTLESS)俯冲轰炸机16架;

  SB2U“守护者”(VINDICATER)俯冲轰炸机11架;

  TBF-1“复仇者”(AVENGER)鱼雷攻击机6架。

  5:45分,美军巡逻飞机发现来袭的日机,立即用明码向中途岛报告。

  5:47分,另一架美军巡逻机也发现了日军机动编队。

  清晨5:50分,中途岛上的雷达发现了来袭的日军机群。6时,拉响战斗警报,尼米兹上将命令岛上的所有飞机立即起飞。他用战斗机迎击敌机群,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全部飞往海上去寻歼日军舰队。此时友永大尉率领的日本108架攻击机群,离中途岛大约还有150公里。

  6架“复仇者”鱼雷攻击机和4架装有鱼雷的B-26轰炸机,起飞后迳直朝北方的日军航空母舰方向飞去。19架B-17轰炸机和37架“无畏”,“守护者”俯冲轰炸机也紧跟著它们前进。20架“水牛”式战斗机和6架“野猫”式战斗机则向西北飞去,迎击向岛上飞来的敌机。

  清晨6:16分,当中途岛上的所有飞机刚刚起飞完毕,美国战斗机就和日本飞机遭遇上了。

  日本护航的“零”式战斗机队,在美国飞机还来不及冲入自己的轰炸机群时,就和他们干上了。双方的飞机俯冲,跃升,相互紧咬追逐。日本的战斗机不但在数量上超过迎击的美国飞机,而且在性能上也比对手优越。

  由三菱公司生产的A6M2“零”式战斗机,虽然只装一台950马力的发动机,但是由于机体轻巧,最大高空时速可达534公里,海平面可达454公里;机上装两挺7.7毫米机枪和两门20毫米机炮。

  由格鲁门公司生产的F4F-3“野猫”战斗机,装一台1200马力发动机,最大高空时速515公里,海平面时速441公里,装6挺12.7毫米机枪。

  由布鲁斯特公司生产的F2A-3“水牛”式战斗机,性能则更差一些。它装一台950马力的发动机,高空最大时速517公里,只有4挺12.7毫米机枪。

  空战的结果,美机被击落16架,有4架因伤在海上迫降,还有4架被击伤。日军只损失2架战斗机。轰炸机和攻击机顺利飞临中途岛。

  没有了美国飞机的拦截,日本攻击机群直扑中途岛。轰炸机冒著猛烈的高射炮火频频俯冲,肆意轰炸了20分钟,炸中了岛上建筑物,油库和一个海上飞机库。可是日本轰炸机想要在中途岛消灭对方航空力量的企图却落空了。它们所能找到的轰炸目标,不过是空的飞行跑道和几座空机库,岛上所有的飞机都已飞上了高空。

  领队的友永大尉在袭击结束后,驾机巡视了全岛。他虽然看到中途岛已经成了一片浓烟滚滚的火海,但是也发现岛上的飞机跑道并未被彻底摧毁。他认为有必要对中途岛实施第二波攻击。但此时他率领的第一攻击波飞机,弹药已尽,油料也所剩无几,只得返航了。

  这时已是太平洋中部时间早晨7点。友永大尉从飞机上向南云舰队发出电报:“突击机群返航,有必要再次袭击。”虽然他的机群在轰炸中途岛的过程中仅被击落四架,但有三分之一被地面防空炮火击伤,机群在霞光映红的天空中逐渐远去。

  美国舰队反击

  就在南云的突击舰队向中途岛发动第一波空袭的同时,美国方面也在积极准备发动队日本入侵舰队的反击。

  6月4日黎明,日出前半小时。美国海军第17特混编队指挥官弗莱彻少将,从“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派出了10架侦察机去搜寻敌人的舰队。不过首先发现日本航空母舰的,还是从中途岛起飞的“卡特莱纳”式水上侦察机。

  清晨5:25分,霍华德·艾迪上尉驾驶一架从中途岛起飞的“卡特莱纳”水上侦察机,在靠近南云突击舰队航行的海域,恰巧钻出了云层。当他发现那一大批灰色的舰只时,着实吓了一跳。“发现敌人的航空母舰”艾迪用无线电向基地报告。

  弗莱彻少将接到敌人舰队的确切情报后,却不能从他所乘坐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派出舰载机首先出击。因为他所派出的10架侦察机的燃油快用完了,需要把飞行甲板空出来,先让侦察机降落。

  清晨6:07分,弗莱彻少将向“企业”号航空母舰上的斯普鲁恩斯少将发去电报,命令第16特混编队首先向敌舰队发起空袭,第17特混编队随后跟上。

  斯普鲁恩斯少将本来计划再航行3小时,也就是当天上午9时,再出动舰载机进行攻击。因为到那时,他同日本舰队之间的距离,将缩短到160公里以内。这对于航程有限的舰载攻击机和战斗机,作战比较有利。

  不过他的参谋人员提出了不同意见。特混编队参谋长米切尔·布朗宁上校认为,如果把出击时间定在上午7时而不是9时,那么就能使出击的飞机在日军航空母舰最脆弱的时刻,也就是在他们空袭中途岛的飞机返回母舰降落的时刻,正好抵达敌舰上空发动攻击。

  这是一个大胆冒险的主意。因为飞行距离比原计划远了,危险也增大了。他的攻击机和护航的战斗机都可能由于油料耗尽而无法返航。要是在平时,斯普鲁恩斯是不会冒这个险的。而这一次,由于有可能给日本舰队来个突然袭击,他也就把危险置之度外了。

  经过深思熟虑,他作出的关系此次战役胜败的第一个重要决定,是采纳布朗宁上校的意见,把出击时间提前到上午7时;第二个同样重要的决定,是命令两艘航空母舰上的大部分飞机出动参加袭击,把宝一次全都押上。

  当时,第16特混编队所辖的两艘航空母舰,拥有飞机数量分别是:“企业”号79架,“大黄蜂”号79架。

  上午7:02分,14架“毁灭者”式鱼雷攻击机,32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在10架“野猫”式战斗机护航下,从“企业”号航空母舰上起飞;15架“毁灭者”、35架“无畏”在10架“野猫”护航下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这样,总共29架鱼雷攻击机,67架俯冲轰炸机,在20架战斗机的护航下,离开航空母舰,远程奔袭敌人舰队。他们的油料只够勉强返航,但是飞行勇士们义无反顾,杀奔战场。斯普鲁恩斯少将只留下8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和36架“野猫”式战斗机来保卫自己编队的安全。

  弗莱彻少将率领的第17特混编队跟在斯普鲁恩斯后边大约15海里。他过了一个半小时才命令飞机起飞。弗莱彻考虑到侦察机只发现了日军2艘航母,保留了一半飞机备用。他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载机95架,等到12架“毁灭者”式鱼雷攻击机和17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在6架“野猫”式战斗机的护航下飞离“约克城”的甲板,已经是上午9点06分了。

  南云舰队受袭

  南云突击舰队在送走袭击中途岛的第一波攻击机群后,第二批突击飞机立即从各航空母舰的下层甲板,一架一架地由升降机提升到上层的飞行甲板上。

  当四艘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再次停满飞机时,初升的红日,象耀武扬威的日本国旗,已经完全跃出了太平洋海面。

  这次留在航空母舰上等待出击的第二批飞机,大部分是中岛B5N297式舰载鱼雷攻击机。鱼雷机的飞行员是日本海军航空兵的精华。尽管这支日本舰队的所有指挥官都确信,在附近根本不可能有美国的航空母舰。根据山本大将的估计,美国航空母舰最早也要到6月7日,才能赶到中途岛海域。不过南云中将为了防备万一,还是把他最优秀的飞行员留在舰上,以便对付美国舰队的进攻。

  97式鱼雷攻击机是当时世界上性能优越的舰载轰炸机,盟军方面称其为KATE轰炸机。时速378公里,载弹800公斤。它既可挂鱼雷,攻击对方的航空母舰或其它舰只,也可以挂炸弹,轰炸机场等地面目标。这时,它们挂的都是鱼雷。

  6月4日凌晨6时,南云的旗舰“赤城”号发现空中有美国侦察机在活动。它就是艾迪上尉驾驶的“卡特莱纳”水上飞机。日军舰队开始感到不安,担心遭到随之而来的空袭。

  7:00,南云中将收到了友永大尉发来的关于需要对中途岛施行第二次攻击的电报。他还来不及作出反应,7:10分,处于舰队最前方的一艘驱逐舰打出了旗语:“发现敌机。”信号旗在日舰桅杆上升起,警报声响彻海空。

  6架“复仇者”鱼雷攻击机和4架B-26轰炸机在“赤城”号航空母舰右舷出现。这是从中途岛起飞的第一批美国攻击机群。它们从1200米高度的云层中钻出。日本主力战舰重炮齐鸣,高射炮的连发炮火震耳欲聋,20多架“零”式战斗机扑来阻击。

  首先是菲伯林上尉率领6架TBF“复仇者”鱼雷机对日军2艘航空母舰进行攻击,在日军战斗机的拦截下被击落5架,仅1架投下鱼雷,也未击中。接着柯林斯上尉率4架B—26轰炸机对“赤城”号航母集中投射鱼雷,均被躲开,反被击落2架。

  这10架美国轰炸机的全体飞行人员,在没有战斗机护航下,自知难以生还,仍然视死如归。只可惜它们发射的鱼雷都错过了目标,无一命中敌舰。最后只有1架“复仇者”和2架B-26返回了中途岛,这三架飞机都受了伤,无法参加以后的战斗。

  遭到美机首次空袭之后,南云判定这些美国飞机必定来自中途岛。他感到必须尽快把中途岛的航空力量消灭干净。再加上友永刚才发来的再次袭击的建议,南云终于下令再次进攻中途岛。为了空袭中途岛,就要把已经停放在“赤城”和“加贺”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的飞机,重新用升降机运回下层甲板,以便将挂在机身下的鱼雷卸下,再往飞机上配挂炸弹。为鱼雷机改挂炸弹的命令,是7:15分发出的。当机械兵把这些飞机从飞行甲板上往下降时,航空母舰上到处是一片紧张混乱的气氛。南云改装鱼雷机的决心,实际上是他的参谋长草鹿替他下的。因为草鹿认为,对他们的航空母舰来说,此时来自中途岛的飞机,比可能碰上的美国舰队更危险。

  与偷袭珍珠港时一样,草鹿是南云舰队里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许多大主意都是他出的。当然,每次在采取行动之前,他都要征求南云的同意。而南云对他总是言听计从。

  但是,舰上飞机换装炸弹的作业开始后还不到15分钟,就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巡洋舰“利根”号派出的一架远程侦察机,完成了500公里的弧形搜索任务准备返回时,突然发现10艘美国军舰正在向东南方向破浪前进。这时大约是上午7:30分。

  南云接到这个报告大吃一惊。航图室迅速计算的结果表明,美国舰队离他只有320公里。如果那10艘舰只中有敌人的航空母舰的话,那么南云的4艘航空母舰此刻就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地。因为“赤城”,“加贺”两艘航空母舰上的鱼雷机,几乎全在下层甲板上重新装挂高爆炸弹,无法立即派他们出发去攻击美国舰队;而对方的航空母舰却可能已经派出飞机前来攻击。

  日本人确实运气不佳。“利根”号巡洋舰上那架侦察机,如果不是因为弹射器出了故障而推迟半小时起飞,本来会在鱼雷机降到下层甲板去换装炸弹之前发现美国舰只的。那样的话,日本的鱼雷攻击机此刻就可能正朝美国航空母舰飞去了。而现在,就在日本舰上人员手忙脚乱的给飞机卸装武器的时候,取胜的时机丧去了。

  7:45分,南云下令暂停对鱼雷机的换弹,他需要重新估计一下形势。但是日本人还来不及做出新的决定,美国飞机的第二次袭击又开始了。7:55分,中途岛的后续轰炸机飞临日舰队上空。领头的是16架亨德森少校(日后瓜岛美军机场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率领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这种舰载机是美国陆军A-24B陆基攻击机的改型,时速410公里,航程1243公里。它们没有战斗机的护航,当然不是日本“零”式战斗机的对手。由于飞行员都是刚从航校毕业的新手,没有俯冲轰炸的经验,亨德森只好从600米高度进行下滑攻击,被击落8架,重创6架,投下的炸弹都没命中。接踵而至的,是15架时速475公里的B-17“空中堡垒”轰炸机,由斯威尼少校指挥。它们从6000米高空朝海面星罗棋布的日本舰队水平投弹。由于投弹高度太高,也无一命中,反被击落2架。接下来的是诺里斯少校指挥的11架SBC“守护者”俯冲轰炸机,也没有战斗机的护航,在敌人的防空炮火和战斗机的阻击下,被击落5架,只有4架进行了攻击,也未获战果。

  中途岛美机对南云舰队的这两次攻击,虽然都未成功,但是却打乱了日本人的作战计划。美军多机型的轮番进攻,先是鱼雷机,再是俯冲轰炸机,还有高空重型轰炸机,虽然未给日本舰队造成损害,却给南云很大的压力,使他感到中途岛基地的厉害。同时,就在美机第二次袭击的高潮中,8:09分,南云受到了“利根”号派出的侦察机发出的令人宽慰的消息:“10艘美国军舰乃是5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没有航空母舰的美国舰队是构成不了危险的。于是,南云下令继续准备攻击中途岛的陆地目标。甲板上再次陷入一片混乱:飞机继续卸下鱼雷,换挂普通炸弹。但是10分钟后,大约8:20分,南云受到了另一个危险的消息:“利根”号派出的侦察机用无线电报告:“发现敌舰队,后方似乎随有航空母舰。”舰队的参谋们不相信。因为附近如果真有美国的航空母舰,他们早该发动进攻了。

  但是草鹿少将相信这个报告,南云也相信。这位日本海军中将根据经验判断:具有这样规模的敌人舰队,至少会有一艘航空母舰。

  他下令立即停止往飞机挂炸弹,相反地,要马上发起对美国舰队的攻击。面对敌方航母的威胁,日本人只得把中途岛暂时丢开了。

  换挂鱼雷的紧急命令,使日本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更加混乱。为了争取时间,卸下的炸弹,都堆放在甲板上。

  8:30分,袭击中途岛返回的友永机群,已飞抵日本舰队的上空。

  现在,南云处于进退维谷的困境。这正是所有航空母舰司令官们最害怕发生的事情:他派往中途岛的第一批突击飞机,已经返航,需要立即让他们在母舰上降落;第二批突击飞机还未能起飞。还有那些保护航空母舰的“零”式战斗机,燃料快要用完了,也要降落加油。

  要不要把飞行甲板上的攻击机派出去攻击敌舰呢?这些飞机还没有换装鱼雷,只能用装在弹架上的杀伤力较低的炸弹去空袭,而且也没有战斗机护航。而没有战斗机护航的轰炸机去攻击防卫森严的航空母舰,恐怕只会落得个同刚才那些美国飞机同样的下场。

  到底怎么办呢?草鹿少将心想,如果马上发动进攻,舰上的跑道被起飞的飞机占用,那么油箱空空的友永机群,就无法返回母舰,日本海军就将白白损失几十名最优秀的飞行员。他征求渊田中佐的意见。渊田焦虑地望著友永的机群在母舰上空盘旋,许多飞机的油箱中只剩下最后几滴燃料了,而那些飞行员许多都同他有私交。“我看,我们的飞机得首先降落加油。”渊田说。

  于是停在“赤城”和“加贺”两艘航空母舰甲板上的飞机再次入库,给急待补充油料的“零”式战斗机和从中途岛归来的精疲力尽的袭击者腾出地方。8:37分,开始接收飞机着舰。15分钟后,飞机回收完毕,机库里疲惫不堪的地勤人员放下尚未完成的换弹任务,为这些飞机加油、装弹。9:18分,执行巡逻任务的战斗机也全部降落完毕,机库里一片忙碌。50架战斗机加油装弹完立即起飞,在舰队上空巡逻警戒。

  在回收飞机的作业基本完成后,南云中将命令突击舰队把时速增至30海里,把前进方向从东南改为东北,暂时撤离美军舰队所在的方向。他要等舰上的飞机重新装备好,再用他那庞大的海空力量,给美国的航空母舰以致命的打击。

  日军四艘航空母舰上的人员,都在拼命地为36架俯冲轰炸机,54架鱼雷攻击机和为他们护航的战斗机,做著出击前的最后准备。

  这项准备工作需要延续一个小时。攻击机都挂装了致命的“长枪”攻舰鱼雷。时间紧迫,来不及把卸下的炸弹送到下面的弹药库中去,而是匆忙地把它们堆在一边。日本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这样卖力地摆弄鱼雷和炸弹,恰恰是在安排自己的坟场!

  当日本人避开美国舰队的方向,在自己的航空母舰上埋头为进攻飞机作准备的时候,美国飞机还是找到头上来了。

  9:25分,从美国“大黄蜂”号起飞的15架“毁灭者”鱼雷攻击机,由沃尔德伦少校率领,低低掠过海面朝“加贺”号右舷飞来。

  他们经过2小时又20分钟的远程飞行,已经相当疲劳了。更糟的是,为他们护航的10架“野猫”战斗机,此刻也同他们失散了。“野猫”为了占据对“零”式战斗机的有利高度,一直在高空云上飞行。当云层下的鱼雷机发现敌舰队的时候,不得不在没有战斗机护航下投入进攻。

  几十架“零”式战斗机向他们扑来,20毫米的机炮喷出猛烈的炮弹,这些老式的鱼雷机毫无还手之力。在日军战斗机的拦截下还未投下鱼雷就全被击落。当空中15个黑点中的最后一个,化为一阵轻烟消失时,在舰上观战的日本水兵欣喜若狂,狂叫喝彩。

  然而喝彩声未绝,在舰队边缘警戒的驱逐舰就接连发出紧急警报:

   “敌鱼雷攻击机正从低空飞向右舷!”

   “敌鱼雷机逼近右舷!”

  这时是上午9:40分,从美国“企业”号上起飞的14架“毁灭者”鱼雷攻击机,也抵达了日本舰队上空。他们同样与自己的护航战斗机失散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奋不顾身地向“加贺”号航空母舰发动攻击。在日军战斗机的凶猛拦击下,9架在投下鱼雷前就被击落,余下的5架投下的鱼雷无一命中,反被击落1架,在返航中又有3架因受伤太重而坠海,最后仅1架返回母舰。

  没让日本人喘口气,上午10时整,南云舰队遭到了美国舰载鱼雷机的第三次攻击。这次是来自“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的12架“毁灭者”鱼雷机,有6架“野猫”战斗机护航。

  当他们逼近“苍龙”号航空母舰时,数量远比“野猫”多的零式战斗机,已经把美国的护航机团团围住。

  失去护航的美国鱼雷机,对“苍龙”号的攻击,也未能取得战果。最后只有2架鱼雷机和1架战斗机逃脱了被击落的命运。其它美国飞机,全部丧身海底。

  从清晨到现在,美军的岸基飞机和舰载机共出动了99架次,损失惨重,却毫无收获。从3艘美国航空母舰上派出的41架鱼雷攻击机,损失了38架,只有3架勉强返航。

  6月4日从黎明到现在,日本人的运气似乎好得不得了。美国近百架轰炸机和鱼雷机发动的5、6个批次的轮番空袭,竟然全部落空,未伤日舰一根毫毛,而自己却落得个大败而归。

  上午10:24分,南云舰载飞机的全部出击准备已经完成,第一架护航战斗机已经滑出甲板起飞。南云突击舰队的飞机就要实现对美国航空母舰的毁灭性打击了。

  “加贺”灭顶

  差不多就在这同一时刻,32架从“企业”号上起飞的美国海军“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由克拉伦斯·麦克拉斯基少校率领,已经飞临日本舰队上空。

  这批俯冲轰炸机是早晨7点多钟从“企业”号上起飞的,已经飞了近3个小时。由于南云的突击舰队一度改变航向,麦克拉斯基飞到预定的海域没有发现目标后,转而向中途岛飞去。可是到了中途岛也没有发现敌人,所以又朝北飞回来搜寻敌舰。

  上午9:55分,他在高空发现了一艘掉队的日本驱逐舰激起的白色浪花。这艘驱逐舰正朝东北方向行驶。他判定这艘日舰可能是要追赶他的航空母舰编队,便悄悄地尾随著它。

  他跟在驱逐舰后面飞行了20分钟,什么也没有发现。这时他的机队的燃料已经减少到了危险的程度,再往前飞就回不去了。但是他们不甘心,仍然决定再往前飞一两分钟。这时是上午10:20分。

  就在这时,麦克拉斯基少校和他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的飞行员们,从高空看到海面上的日本航空母舰,正在掉头转到迎风的方向,准备舰上的飞机起飞。

  麦克拉斯基立即下达攻击敌舰的命令。他命令理查德·贝斯特上尉率领的中队去攻击“看上去比较小的一艘”——“赤城”号航空母舰,威尔默·加拉赫上尉率领的中队,跟随他本人攻击“加贺”号航空母舰。

  一声令下,早就渴望为珍珠港报仇的美国飞行员们,个个奋勇争先,往日本舰队俯冲下去。

  “俯冲轰炸机!俯冲轰炸机!”一名日本军舰上的防空哨兵尖叫起来。他发现了美国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的前锋正从云端飞来。它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逼近,正好在日本航空母舰编队无法还手的恰当时刻来到。

  对于任何一个俯冲轰炸机的飞行员来说,这都是一幅蔚为壮观的景象:在洋面上阵容庞大的战舰,组成一个巨大的环形队列,在这护卫圈的当中,是4艘大型航空母舰。更妙的是,在舰队的上方和周围,连日本护航飞机的影子都没有;所以的飞机都排列在航空母舰的甲板上,似乎对它们的危险处境一无所知。

  俯冲下去的加拉赫上尉,瞄准了画在“加贺”号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的太阳旗,那血红的太阳的直径,足有15米。

  他俯冲到500米的高度,投下第一颗炸弹,然后急剧拉起飞机。他目不转睛地盯著他投下的炸弹,终于看到它在“加贺”号的飞行甲板的后部炸开了。接著,又有3颗炸弹飞往这艘航空母舰,在飞行甲板的前中后部分别炸开。飞行甲板上那些排得整整齐齐等待起飞的飞机,以及上面日本海军航空兵优秀飞行员们,霎那间全部被漫天大火所吞没。

  “加贺”号这艘巨舰在几分钟内就被彻底摧毁了:舰上油烟滚滚,船身被烈火烤得发黑,船舱里不断发生爆炸,整个“加贺”号被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

  “赤城”遭殃

  “加贺”号航空母舰的命运,把在“赤城”号上目睹这一切的草鹿少将惊得呆若木鸡。他没有注意到俯冲轰炸机也在向他这艘母舰扑来。

  突然,一道明亮夺目的爆炸闪光,照得“赤城”号航空母舰舰桥上的日本军官眼花缭乱。一支往上高窜的火柱将他们掀翻在地。几乎同时,舰上火焰乱窜,浓烟四起。

  俯冲轰炸机投下一枚接一枚炸弹,穿透“赤城”的飞行甲板,在舰体深处爆炸。舰上飞机及其炸弹和鱼雷,接二连三连锁爆炸。

  灭火人员东奔西跑,穷于应付。大火蔓延到胡乱堆放在甲板上的燃料和弹药,再度引起大爆炸,把飞行甲板大块大块炸飞到空中。舰桥象在暴风雨中的树梢那样猛烈摇晃。

  几秒钟内,炽烈的大火从舱内腾起,四下蔓延,吞没了飞行甲板上的飞机。船尾的舵机也失灵了。这艘几分钟前还威风凛凛的大型航空母舰,如今在大海上绝望地颠簸摇晃,把燃烧著的飞机从甲板上抛进沸腾的大海。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舰桥上的南云中将呆若木鸡。

  火舌已经舔著舰桥上的玻璃窗。草鹿朝南云喊道:“咱们得撤离啦!”但是南云拒绝离开。

  成千加仑燃烧著的汽油流向下层甲板,放在机库内的鱼雷也开始爆炸了。一团团火球从舰身两侧喷射出来。南云仍然不肯离开舰桥。

  “哈曼”号驱逐舰(USS Hammann)属“西姆斯”级(Sims Class),舷号DD-412。“西姆斯”级是美国一系列单烟囱驱逐舰的最后一个级别,成功吸取了前几级别的缺点,减少了鱼雷发射管而加强防空武备。满载排水量1900吨,最高航速37节,舰员251人,武备为4座单管127毫米高平两用炮主炮,10门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关炮,四联355毫米鱼雷发射管2具。 1938年1月17日开工,1939年2月4日下水,8月11日建成服役。1942年6月6日在中途岛被日军伊—168号潜艇击沉。上图为1939年完工后不久所照。

  “赤城”号航空母舰舰长青木大二郎大佐朝南云喊道:“这艘舰由我负责,你和你的人员留在这里毫无用处,请转移到另一艘舰上去吧!”草鹿也劝南云说:他是整个突击舰队的司令,而不是某一艘舰的舰长。

  当南云被说服同意离开时,整个舰桥几乎都被大火围住了。“把玻璃打碎!”草鹿喊道。打碎玻璃后,他们垂下两条绳子,草鹿先把南云推出来,这位身材矮小的将军滑了下去,落到比舰桥低14米的飞行甲板上,草鹿跟在后面。

  短短的6分钟内,“赤城”号被彻底炸毁了。

  当然,美国飞机也有损失:攻击“加贺”和“赤城”的33架俯冲轰炸机,被日本舰队的防空炮火击落了14架。

  就在麦克拉斯基少校率队向南云舰队发动进攻时,从“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17架俯冲轰炸机,由马克斯韦尔·莱斯利少校率领,正飞行在距离日本舰队东南方约10公里。

  莱斯利看见天际黑烟冲天,便朝西北方向飞去。透过云层,他瞥见了“飞龙”和“苍龙”号两艘航空母舰。他立即下令全队进攻,从4500米的高空向“苍龙”号猛冲下去。

  一颗450公斤的炸弹首先击中“苍龙”号的飞行甲板,几分钟内,又有两颗炸弹命中,“苍龙”号很快就被大火吞没了。它成了一座爆炸燃烧的地狱。最后,“苍龙”号航母的舰长柳本柳作大佐不得不下令弃舰。

  美国飞机的袭击于10:30分结束。

  前后短短的8分钟,日本三艘大型航空母舰覆灭的命运,全都无可挽回地注定了。几分钟前它们还是那么威风凛凛,转瞬间就变成了烈火熊熊的庞大残骸。随后的一天里,它们一一沉入波光粼粼的太平洋。

  “约克城”号遭报复

  南云突击舰队现在只剩下“飞龙”号一艘航空母舰了。日本反击的最后希望,寄托在该舰舰长山口多闻少将身上。舰上飞行员听到舰长的训示时,不禁大吃一惊。

  山口舰长告诉他们说:“你们已是突击舰队的最后一批飞行员了。”

  这些飞行员们很难相信,几分钟之前,他们对美国舰队的寻歼,还是胜券在握;可是转眼之间,却变成要同优势之敌决一死战,为已遭覆灭的三艘姊妹舰报仇。

  上午10:40分,18架99式俯冲轰炸机,在6架零式战斗机的护航下,从“飞龙”号航空母舰上起飞,前去搜索攻击美国航空母舰。

  单靠他们自己本来是找不到的。是莱斯利少校率领的返航机群成了他们的向导。这些轰炸机无意中把敌机带回了弗莱彻将军的旗舰—“约克城”号航空母舰。

  在高空盘旋的12架“野猫”式战斗机,居高临下,冲入日本机群进行阻击,一举击落敌机6架。

  其余的日本轰炸机迅速向下低飞,进行俯冲轰炸。虽然有更多的日机被炮火击毁,但还是有3颗炸弹命中“约克城”号。炸弹在巨舰体内爆炸,美军人员死伤无数。

  当日本飞机消失之后,洋面上一片沉寂,留下13架99式轰炸机和3架“零”式战斗机的残骸。

  返航的日本机群立即向山口少将报告:命中“约克城”号,敌航空母舰爆炸起火。

  但是靠著“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的损管人员的奋力抢救,舰上的火势被扑灭了,母舰不仅能低速航行,而且飞行甲板上的飞机还能继续起飞。

  可是好景不长,不久,又有10架日本97式鱼雷攻击机在6架“零”式战斗机的护航下,掠海飞来。

  这是从“飞龙”号上起飞的第二批突击机群。他们把已经不再冒烟的“约克城”号当作了美军其它的航空母舰,对它再度发起攻击。美军起飞了12架战斗机迎战,日机虽被击落5架鱼雷机3架战斗机,仍将刚刚修好的“约克城”号又击成重伤,该舰丧失全部动力、照明、通讯,并向左剧烈倾斜。弗莱彻被迫转移到“阿斯托里亚”号巡洋舰,他考虑到只有在航母上才能根据飞行员的报告及时掌握战况,也只有在航母上指挥比较合适,便将指挥权移交给斯普鲁恩斯。

  14:50分,“约克城”横倾近25°,已无法恢复平衡,舰长伊利奥特·巴克马斯特上校尽可能地坚持,最后还是发出弃舰的命令。这样,美国方面只剩下斯普鲁恩斯少将指挥的两艘航空母舰了。

  1942年1月停泊于珍珠港的“哈曼”号,已涂迷彩色。

  此后,受伤的“约克城”号依然在海上漂浮,美军曾一度放弃它,但一直没沉没,于是美军又打算进行抢救,先由“捕蝇鸟”号扫雷舰拖曵,但拖曵的军舰太小,力不从心,后又加派5艘驱逐舰前去支援。其中的“哈曼”号驱逐舰靠上其右舷,把损管人员送上母舰,并为其提供灭火和排水所需的动力,其余4舰则在四周担任警戒。6月6日凌晨在中途岛附近活动的日军伊—168号潜艇奉命击沉这艘受伤的母舰,于12:37分发现目标,13:05分在900米距离发射四条鱼雷,一条击中“哈曼”号驱逐舰,将其炸成两段,舰上241名官兵,有三分之一丧身大海。两条鱼雷击中“约克城”号,到6月7日早晨,它的舰身突然倾侧翻转,在起伏的波浪中坠入海底。而伊—168号随即遭到美军驱逐舰的多次攻击,被击伤后侥幸逃脱,于6月19日回到吴港。

  “飞龙”号难逃厄运

  美国人决心为“约克城”号报仇。

  6月4日下午2:45分,,“约克城”号沉没前起飞的1架侦察机发现一支日本舰队正在西面行进。它们包括:2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以及由这些战舰护卫著的“飞龙”号航空母舰。

  这一消息通过无线电传到“企业”号航空母舰之后,斯普鲁恩斯认为发现的日军航母就是日军的第四艘航母,决心以最大兵力予以攻击,便集结起所有还能作战的飞机,从“企业”号起飞25架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起飞16架轰炸机,其中10架原是“约克城”号的,先后向目标海域飞去。

  此时日军对“约克城”号第二次攻击的飞机已经返航。“飞龙”号只剩下6架战斗机,5架轰炸机,5架鱼雷机。山口很清楚,这点兵力在白天组织进攻是难以奏效的,决定到夜里再组织夜袭。

  下午4:45分,日军舰队了望哨惊呼:“敌人俯冲轰炸机!”

  在已成惊弓之鸟的“飞龙”号上,水兵们看见在西南方,从夕阳映照的天际,窜出一长串飞机,宛如一条长蛇。这可怕的情景,使他们个个胆颤心惊。

  6架零式战斗机猛扑过去进行阻击,击落了2架美国飞机。但是其余的美国飞机继续俯冲了下来。

  它们从耀眼的太阳方向钻出,呼啸著向日本航空母舰冲去。炸弹就落在舰旁,激起一柱柱水浪。最后,接连投下的4枚450公斤重磅炸弹,穿透飞行甲板,相继轰然爆炸。

  17:20分,“大黄蜂”号的舰载机也赶来,见“飞龙”已燃起冲天大火,就转而攻击附近的日军巡洋舰,可惜未击中。

  正当“飞龙”号上的水兵疯狂地同满船烈火搏斗的时候,由中途岛飞来的39架B-17“空中堡垒”轰炸机,又出现在高高的天空。它们扔下的重磅炸弹,激起越来越多的水柱,“飞龙”号再度中弹,伤势更重。接著,又有更多的“空中堡垒”,从遥远的夏威夷飞来助战。“飞龙”号从头到尾,都淹没在火海里。

  中途岛西北的海面,成了燃烧的坟场。

  “苍龙”号倾斜了。晚上19:15分,这艘航空母舰的幸存者站在附近的驱逐舰上,痛苦地注视著“苍龙”号的最后沉没。当海水淹没舰上的火焰时,发出了强烈的嘶嘶声。与“苍龙”号一起下沉的,有718名已死或被困在舰内的日本官兵,包括那位把自己绑在舰桥上而拒不离开的舰长柳本大佐。

  “加贺”号于当晚19:25分沉没,有800名官兵阵亡。

  “飞龙”和“赤城”两舰上的大火仍在猛烈地燃烧,无法控制。

  6月4日21:23分,海水大量涌入,“飞龙”号倾斜15度,随后完全失速。“飞龙”的舰长山口多闻将军,决定让驱逐舰“风云”号将“飞龙”炸沉。6月5日凌晨2:30分,山口把舰上人员召到甲板上,对著他的800名官兵说,“飞龙”、“苍龙”两艘航空母舰的沉没,由他一人负责。“我决心与舰共存亡。我命令你们全体离舰,继续为天皇效忠。”山口和舰长加来止男大佐拒绝离舰,和母舰一起沉没,有416人阵亡。

  经过整夜的燃烧,6月5日黎明前,“赤城”号的舰长请求山本大将允许把该舰沉掉。山本大将热泪盈眶。多年前,他曾在“赤城”号上当过舰长。他无可奈何地表示:“那就让驱逐舰向‘赤城’发射鱼雷吧。”4时55分,赤城沉没,有221名日本官兵阵亡。

  山本承担向天皇请罪

  山本大将的航空母舰遭到灭顶之灾的时候,他正率领主力舰队,在南云舰队后面450海里的洋面上破浪前进。

  6月4日上午10:30分,“‘赤城’号着火”的电报猛然打破了山本的美梦。这位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一言不发。对20分钟后送来的第二封电报,他也同样保持沉默。

  这封电报是南云中将打来的,说:“由于遭到中途岛基地和敌人航空母舰飞机的袭击,‘加贺’、‘苍龙’和‘赤城’三舰全身起火。我们正向北撤退,并重新组织力量。”这份电报暗示,幸免于难的“飞龙”号将进行反击。

  山本表面上显得很镇定。他若无其事的与经常陪他下棋的渡边安次中佐下棋。后来再有消息传来,他也只是淡淡地说:“哦,是这样。”

  直到收到首次报告的90分钟后,他才命令让运输舰后撤,而让佯攻荷兰港的两艘轻型航空母舰继续前进,开往中途岛援助南云。他自己的强大主力,仍然全速向东行驶。掩护运输舰的近藤信作中将,则把他的舰队,包括“瑞风”号航空母舰,从南改道向北。

  这三支强大的增援力量,从三个方向朝中途岛聚集。山本大将仍然要同美军决一死战。他的感情要求他率领全部舰只继续前进,将巨大的炮口对准中途岛,对准美国军舰,狠狠地报复。

  现在夜幕已经降临,他的主力舰队正被迷雾团团围住,但是他还是命令舰队以20节的速度冒险向前急驶。海面蒙胧,能见度几乎降到零,舰只随时都有碰撞的危险。

  山本的心境并不平静。他虽然率领著他的火力猛烈的大型战列舰向战场逼近,但他的内心已经无数遍地审时度势。他不得不痛苦地暗自承认,这次战役已告失败。

  他的4艘航空母舰全部毁灭,而美国人还有2艘航空母舰,正在伺机进攻他的舰队。中途岛还远未被征服。面对这种情况,山本作为一个极为精明的海战行家,心里很清楚,他的战列舰一旦遇到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的进攻,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珍珠港事件和英国“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在马来亚洋面的覆灭,都证实了这一点。日本飞机怎样击沉敌人的战列舰,美国飞机也就能怎样回敬日本的战列舰。

  山本一度打算从阿留申群岛调回两艘小型航空母舰来中途岛。但是浓雾在阿留申群岛周围滞留不散。那些战舰要赶到中途岛,至少要花三天时间。到那时,要挽回这场日本帝国海军的灾难,已为时太晚。

  6月5日凌晨2:55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大将终于痛苦地下令:“取消中途岛的占领行动。”在返航途中,日军巡洋舰为躲避美军“红石鱼”号潜艇的袭击,“三隈”号和“最上”号巡洋舰相撞,双双受伤。6月5日天亮后,中途岛美军根据潜艇的报告派出12架俯冲轰炸机攻击了这两艘巡洋舰,其中1架美机被击伤后撞向“三隈”号,使其受到重创。下午又有多批B—17轰炸机进行了攻击,但投下的80枚炸弹无一命中。

  美军航母编队也做好了追击准备,侦察机和潜艇报告在中途岛以西125海里,西北175海里和250海里都有日舰。斯普鲁恩斯判断这是日军分成几个编队撤退,由于兵力有限,只能选择一个目标追击,他斟酌再三,决定攻击最远的日军舰队,因为据侦察机报告这支舰队中有1艘航母,实际上这是“飞龙”号,当美军舰载机飞到时,“飞龙”号已沉入海底,所以只攻击了护航的的驱逐舰。然后又三次出动飞机共112架次攻击掉队的两艘巡洋舰,击沉了“三隈”号,重创了“最上”号,击伤2艘驱逐舰。

  斯普鲁恩斯考虑到飞行员已连续作战三天,疲惫不堪,而且附近海域可能有日军潜艇出没,加上距威克岛很近,岛上日军岸基飞机也有一定威胁,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便于6月6日黄昏下令停止追击,转向东北,撤离了战场。他的这一决定非常明智而审时度势,山本获悉美军航母在后追击,一面企图将其引向威克岛,由岛上的岸基飞机进行攻击,一面组织3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前去迎战。按双方航线推算,如果美军继续追击,就会在夜间与日舰遭遇。由于美军舰队的适时撤离,中途岛海战便到此结束。

  山本电告舰队所有指挥官:“敌人舰队几乎已遭全军覆没,正在向东败退……”这个弥天大谎,突出地显示了他不敢公开承认失败的苦衷。

  他的将军们问山本:“我们一败至此,该如何向天皇陛下请罪呢?”

  山本铁青著脸,说:“要向天皇陛下请罪的只有我山本一个人。”

  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海空大战,到此宣告结束。

  美国方面损失了一艘航空母舰,一艘驱逐舰,307名官兵和147架飞机。

  日本方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4艘航空母舰和1艘巡洋舰被炸沉,损失飞机322架,其中283架飞机是随母舰沉没;阵亡官兵3507人,包括几百名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飞行和机务人员。联合舰队从此一厥不振,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的海空作战。从珍珠港事件后日本人一直拥有的太平洋战区的战略主动权,也就拱手交出了。

  中途岛——阿留申群岛战役,是世界海战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无论从双方投入的总兵力,还是在中途岛局部战场的兵力,日军都占明显优势。但结果却是日军遭到惨败,不仅损失了4艘主力航母和322架舰载机,更重要的是损失了一大批训练有素,技术高超,富有经验的飞行员,这是日军无法弥补的。此后,由于缺少舰载航空兵的支援,日军舰艇部队就难以超出岸基航空兵的作战半径活动,逐步丧失了主动权。因此完全可以说中途岛战役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对整个战争有着决定性影响。

  对日本海军来说,更严重的,是他们妄自尊大的自信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中途岛战役之后,直到第二次大战结束,这一打击使他们再也无法对战局作出正确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