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高宁:澄清基本概念,正确对待西方文明成果

2015-03-18   来源: 宣教之窗  

有人提问,我们反对宣传西方价值观,那么是不是就要拒绝诸如“市场经济”、“马克思主义”之类源自西方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呢?

这种疑问之所以产生,就在于没有弄清楚真理、价值和价值观这些基本概念。

真理不是客观事物本身,而是人(主体)对客观事物(客体)的本质和规律的正确认识。人们很难一次性地完全获得真理,即使对于人造的事物而言也是如此。一项发明在使用之后逐渐暴露弊端,被人果断抛弃,就是这个道理。

价值是客观事物(客体)对人(主体)的意义。无论别人如何评价,如果某人觉得某事物对自己有意义,那么这个事物对某人而言就有价值。正所谓“敝帚自珍”。价值的主体性不仅表现在同一客体的价值可能因人而异,而且还表现在主体能否获得价值,取决于自身能力的大小。“眼大肚子小”的尴尬就在于此。此外,价值还具有多维性。例如,一块钻石相对人的不同需要,就具有多维的价值关系,例如审美的、经济的、科研的意义。在实践中,主体往往会选择客体的某一些价值,而放弃其它价值。

那么,人们用什么标准来进行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呢?这就是价值观。基于不同的价值观,对于同一个事物,人们的行为取向可能大相径庭。价值观的形成离不开教育,更取决于主体的生存实际和长期实践。

为了说明真理、价值和价值观这三个概念,我们不妨举个例子。原子弹是一个客观事物,它的身上有真理和价值两个维度。原子弹的真理表现为研制和使用它的规律。成功研制、正常爆炸,证明我们掌握了它的真理。原子弹的价值表现为巨大的杀伤力。因此,或许有少数国家觉得原子弹没意义、没价值,但是大多数国家都想拥有原子弹。不过,主体能不能获得价值,取决于能力大小。想要,但造不出来,又没人愿意卖给你,更不可能送给你,那么别人的原子弹恐怕对于你而言就只有威胁的“负”价值,而没有保卫国家的“正”价值了。在此基础上,不同国家的价值观决定了怎样对待原子弹的价值。从中国拥有核武器的第一天开始,每当蘑菇云升起,中国政府都郑重宣布,我国进行必要而有限制的核试验,发展核武器,完全是为了防御,为了自卫,为了保卫世界和平,为了打破核讹诈和核威胁,防止核战争,最终消灭核武器。中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直到今天,在有核国家中,只有中国做出了这庄严的承诺。这就是中国热爱和平、保卫和平的价值观。那么,中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价值观呢?这是由我们热爱和平的文化传统决定的,是由近代以来我们被欺凌被侵略的历史决定的,是由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决定的。

由此可见,原子弹的真理,对所有的主体都是一样的;原子弹的价值,对大多数主体是相同的;可是对待原子弹的价值观,主体之间就有明显差异了。要原子弹,不要核讹诈,这就是中国的价值观。

同样的道理,我们来看“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一种制度,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人们之所以发明市场经济,是因为市场经济是配置资源和提供激励的有效方式,它通过竞争和价格杠杆把稀缺资源配置到能创造最好效益的部门,给企业带来压力和动力,有助于提高经济运行效率。这是市场经济的真理。基于此,越来越多的国家确立了市场经济制度。但是,一个国家能否采用市场经济,却受制于自己的能力。在物质资源极其匮乏,只能造火柴纸张,而几乎没有工业产品的国家;在国内交通运输极其闭塞,没有几条铁路公路的国家;在边境危机严重、随时面临战争威胁的国家,实行市场经济是不可能的。即使能够认识到市场经济的价值,但是在客观条件不存在的情况下推行市场经济,同样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规律,不但不能获得市场经济的“正”价值,而且可能面临市场经济“负”价值的惩罚。这就是真理与价值的辩证法。此外,市场经济的价值是有限的。市场难以自动实现宏观经济总量的稳定和平衡;难以对相当一部分公共设施和消费进行调节;在某些社会效益重于经济效益的环节,市场调节难以达到预期目标。因此,我们不能让《雾都孤儿》、《悲惨世界》的故事在中国重演。我们要发展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仅要对市场进行宏观计划调控,而且要用共同富裕、公平正义、社会和谐等社会主义价值观来引领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采用必要的措施规范市场经济运行,克服市场经济本身的弊端,不再重蹈自由资本主义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给社会以及人类造成的灾难。

最后,我们谈谈“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信仰马克思主义,归根到底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中国近代先驱们尝试过很多主义,城头变幻大王旗,还是最终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不仅因为它与中国传统的实事求是精神相吻合,而且因为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正如邓小平所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是打不倒的,就因为它的朴素真理颠扑不破。无论你是否在口头上承认其真理性,只要在实践中违背了物质与意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法,国家建设就会遭遇困难。但是,正如人们对客观事物的真理性认识需要不断深化,马克思主义也必须与时俱进。只有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才是最好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因此,作为我们立党立国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必须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不断结合的科学理论。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信仰马克思主义,还基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它致力于实现以劳动人民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仅要实现被压迫者的解放,而且要实现全人类的解放;不仅要依靠精英,更要依靠人民群众。这种价值观要求每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必须使个人利益服从于人民的利益和人类的利益,功成不必在我,甘于奉献、不怕牺牲。正是基于这种价值观,所以马克思主义这个诞生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逆子孤臣,不会被资本主义所接纳,而只能被更富有崇高理想和革命精神的人民群众所拥抱。

许多人试图割裂马克思主义,或者只承认其科学性,或者只认同其价值性。前者一遭遇经济危机就临时抱佛脚,翻出被尘封已久的《资本论》读读;后者则退回到空想社会主义的水平,不能把理想和实践建立在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基础上。这两种做法在实践中屡屡碰壁。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与价值性的统一,才能真正发挥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意义。

好了,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话题,是不是反对宣传西方价值观,就要拒绝源自西方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呢?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从一种客观事物(如原子弹)到一种社会制度(如市场经济)再到一种主义(如马克思主义),三者所蕴含的价值观从无到有。客观事物只是人实现其价值目的的一种工具;制度尽管也是一种手段,却能够规范人的行为,因此蕴含着价值观的因素;而主义本身就是一套价值体系和评价标准。然而,无论问题怎样复杂,只要我们能够澄清真理、价值和价值观这些基本概念,我们的头脑就会清醒。我们不拒绝任何真理,但要坚持我们的价值观:发展原子弹,但反对核讹诈;发展市场经济,但要实现共同富裕、公平正义和社会和谐;坚持马克思主义,并不断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总之,我们要立足自己的文化传统,更要立足自身发展的实际,坚持用自己的价值观来对一切文明成果进行取舍和发展。事实证明,无论是决不首先使用原子弹的承诺,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都不仅有利于我们自己,而且是中国人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思想政治理论学院 高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