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尴尬的限购该走向何方?——代表委员把脉房地产调控

2015-03-05   来源: 新华网  

(两会今日关注·聚焦楼市走向)尴尬的限购该走向何方?

——代表委员把脉房地产调控

    新华网北京3月4日电(记者姜琳、孔祥鑫、赵叶苹)一方面有助于遏制房价过快上涨,另一方面又“误伤”了大量刚需和改善性购房者。随着房价上涨势头放缓甚至下行,限购到底还能发挥多大作用,是否应当全面予以取消?两会代表委员对此展开热议。

    限购该不该全面取消

    “从目前情况看,限不限购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如果使用其他手段可以将房价控制在合理区间,那么限购就不是唯一选择,完全可以放开。”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惠州市委书记陈奕威说。

    以北京为代表的这一轮限购已实施近5年,最多的时候,全国有50多个城市加入限购行列,具体做法基本都是限制家庭购房套数和外地人购房。然而,截至目前,除了北上广深和三亚,全国大中城市基本都已经放开限购,一些银行对二套房贷首付也调低至三成。

    “主要原因是调控效果已经显现,供求关系也趋于稳定。”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表示,“房地产经过一年多的调整,市场基本恢复均衡,放开限购不会对房价造成太大影响。”

     在蔡继明看来,限购会误伤一些刚需和改善性需求,特别是‘一刀切’地对外地人限购很没道理。“如果不许他们买房,是不是也应该不许他们租房呢?有许多人确实在这个城市工作生活,确实需要稳定的住房,那么就应该保障他们的居住权。这对促进经济繁荣、防止人才流失都有好处。”蔡继明说。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海淀分公司副经理朱良玉对此也颇有感慨:“一线城市的限购确实会影响到一部分人自住购房需求。我身边就有很多非京籍人士,在北京拥有稳定的工作,却因工作不足5年无法买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房价上涨。基于一线城市房价过高、一度投资投机旺盛的情况,限购也是权益之计,短期内是否放开因谨慎考虑。但随着市场调节机制的不断完善,限购应该尽早退出历史舞台。

     取消限购是否等于政府“救市”

     2015年打算购买婚房的北京市民张小姐对取消限购很担忧,她觉得这是政府出手“救市”“托市”,甚至有意“哄抬”房价。对此,代表委员们一致认为,取消限购和房价调控并不矛盾。适时取消限购是为了保障购房者的公平权益,促进房地产市场更好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大连市工商联主席马世侠表示,取消限购不是为了“救市”,更何况当前房地产市场已经发生了深度调整,很难发挥“救”的作用。

    “限购只是调控手段,不是调控目的。控制房价,完全可以采取其他方式。”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惠州市委书记陈奕威举例,惠州就一直没有实行限购政策,而是通过保证土地供给、发挥房地产协会作用等,让房价处在合理区间。

     蔡继明也认为,调整房价,关键不在限购,政府在许多方面大有可为的空间。例如可以在土地出让时,就向公众和开发商限定它是用于自住房建设,5至10年不许转让出售,那么开发商就不会拍出“天价地王”,投资投机的人也不会买这里的房子,房价自然就下降了。

     在全国政协委员、海南奥林匹克花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川建看来,限购不是调控楼市的唯一手段,也不是解决城市承载难题的魔杖。市场的事情就应该交给市场,伴随不动产登记的实施和相关税收调节,每个人的合理购房需求有可能得到满足,楼市也是可以健康发展的。

     限制投机“炒房”是关键

     取消限购之后怎么办?多位代表委员建议,通过提高税收对高收入人群的住房消费进行调节,防止“囤房”“炒房”,是遏制高房价过快上涨的关键。

     蔡继明表示,一个正常的房地产市场,就不应该限购,而是各种购房需求可以得到满足。买别墅也好,买多套商品房也好,都可以实现。政府的作用就是当市场失灵时进行调控。一方面是保障最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需求,实现居者有其屋,比如动用公共资源兴建大量廉价保障房。另一方面要通过税收等手段对高收入阶层的购房需求进行调节,防止过度投资投机,比如在提高多套住房购买者的契税、所得税等等。管住了高低两头,中间的就不会出什么问题。

    “在美国买别墅很便宜,但是很难实现低买高卖,原因就是卖的时候税特别高。中国人想去‘炒房’价格都炒不起来。”蔡继明说。

     马世侠也表示,不能靠单一政策来调控房地产,得“两条腿走路”。要让市场的归市场,使有钱人能够买豪宅、购别墅,再用其中抽取的高额税来大力发展公租房、保障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