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040 刘全喜

2014-04-12   来源:  
第九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候选人刘全喜事迹

    刘全喜,男,兰州商学院艺术学院公共艺术专业2011级本科生。
    说起刘全喜,除了他的亲人、老师和同学,可能很多人会比较陌生。可是说起庄苓,起码在中国当下高校诗歌届、绘画界恐怕是很少没人不知道他。其实,庄苓就是刘全喜。
苦难是艺术家的财富,对庄苓来说,他早已记不清自己的灵魂曾经历了多少次的痛苦挣扎。多少次他徘徊在漆黑的夜里,多少次他站在无尽的荒原上望天长叹,却挥不去心中的惆怅!一幅幅的画作被他无情的撕毁,一首首诗歌涂了又改,他也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置死地而后生。每当他坚强的走过那一段最苦闷得日子,他就会有新的作品问世。
 
以月亮的嘴唇说话
他想过写诗,想过当作家,但没有想过办诗社,更没想过出诗集。但这一切在后来都成了铁铮铮的事实。
2008年,庄苓还在高三。正读天水十中的他,已是响当当的大名人。他回忆自己幸运地遇上了天水十中校园文学的鼎盛期,由学校领导的支持策划,经过一些年轻老师的努力,他参创办了校刊《萌芽》,那时的《萌芽》就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引着天水一大批喜欢文学的孩子。后来又主持创办羲雨诗社及《羲雨》诗刊,只身一人从天水跑到兰州拜访著名诗人彭金山和学者赵逵夫,请他们为自己的刊物题写赠词。从第一次他的一首古绝和词被铅印以来,到后来诗作发表在《中国诗歌》《诗选刊》等大刊名刊上,庄苓的诗歌生涯一步步走向更为广阔的空间,并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真实内心和艺术真谛。
2009年7月,庄苓顺利加入天水市作家协会,成为当时最为年轻的作家。同年,庄苓顺利考入兰州商学院艺术学院。从乡村到城市,一方面给他细腻的内心带来诗意和灵感的碰撞,好作品不断。一方面也为他逐渐步入中国当下诗歌届奠定基础。
2010年,《中国诗歌》发表庄苓的诗,他的诗作开始被大刊认可。2011年7月,参加《中国诗歌》首届新发现夏令营,作品入选《2011年度中国90后作家作品集》(特别推荐);10月,作品《渭南记事》组诗刊发《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作品专号);12月24日,诗集《渭南记事》首发式在兰州商学院学术会议厅举办,是时邀来诸多甘肃著名诗人、作家,高朋举堂。成为甘肃高校艺术界当年最为盛大的诗歌事件之一。
2011年2月:组诗刊发于《诗选刊》2011年度“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特别专号”;诗歌《写个父亲》刊发《深圳特区报》(90后十诗人作品选)3月:组诗《庄苓的诗》发表于《飞天》(大学生诗苑头条);《兰州晨报》刊登《80后新贵崛起甘肃文坛》内容提及庄苓创作;《庄苓的诗》发表于《南方都市报》:90后校园诗人诗歌展(五)。
 
进击当代书画艺术
由于他出生在西部甘肃天水的农村,他从小热爱文学艺术, 对文学艺术的天赋仿佛与生俱来,他梦想成为齐白石一样诗书画印俱全的艺术大师。他从读小学开始握起笔就从未放开过,一本小人书就成为他的乐趣,每逢得到老师的夸奖,在赞誉声中给他幼小的心灵播下了热爱书画的种子。
以他的热爱和灵性,大学他依然不放弃手中的颜色和线条。也因为极度热爱,在读大二时休学一年,去郑州体验现实生存的严酷与书画之间的对峙。他寻找的也许就是自我灵魂的修行之门。所幸他在逼仄中拜访了郑州一所书画馆,并在那里潜心学习一年。
2012年10月,壁画作品及其创作谈发表于《敦煌美术》;11月,“阳光·五人水墨展”(《敦煌美术》杂志),他是其中之一;12月, 2012年度十方当代艺术年度展在郑州举办,他的作品位列其中。
2013年5月,“山风当代艺术展”(北京宋庄)展出他的作品,并被《民族日报》西北文学网(头条新闻)新华网等报道;7月,“淘器”一了师生画瓷展在郑州目标汇展;10月,绘画《菩萨造像》发表《延河》(下半月)(陕西文联主办);11月,庄苓书画展“出陇记”(兰州商学院,甘肃金石篆刻研究院,12月,甘肃省教育厅《人才周刊》专版报道他的书画事迹,并附有评论家杨光祖书画评论。展览被《人民日报海外版》《美术报》《兰州晚报》等数十家媒体报道。
 
孤独还在继续,创作亦然
中国鲁迅文学奖评委,甘肃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杨光祖说:“我看庄苓的书画,最大的优点是那种才气,那种灵性,这是一般人没有的。从他的诗,到他的书画,我最看好的也是这点。这是天赋,别人没有办法的。”而他的老师,甘肃文联副主席,兰州商学院艺术学院院长马刚教授说:“庄苓是2011年来我校读书的,我院以艺术设计为主,庄苓左手设计,右手书画,又在业余时候写诗,出过诗集,当过好几家杂志的编辑,在各种事物当中相互映衬,如鱼得水。”
他在面对甘肃省教育厅《人才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我也搞不清楚诗歌和书画对我意味着什么,总觉得活着就要写诗,就要画画,就像吃饭一样,一个养着我的精神,一个养着我的肉体。甘肃的苦给了我急需逃离的欲望,后来逃避在江南小景之中无法自拔,事实上自己内心还是文人的,尤其是江浙文人对我的影响,后来回到甘肃,我发现内心依然是乡土的,根本绕不过去故乡带来的情结,一种农村子弟的自卑情结给我一步步的动力。”
庄苓的孤独也许正是艺术之神给他的恩赐。他的逃离、出走,以及在人群中的活动,都是从一个自己走向另一个更深刻、更高远的自己。他的诗歌和绘画,正是向着这个方向的苦难修行。

040 刘全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