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代表委员热议如何“治霾”:让发展回到尊重自然的模式

2014-03-13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有一个段子很流行:“北京的好天气全靠大风吹。”民众的自嘲中也道出了对近期雾霾天气的无奈。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我们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必须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下决心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务。”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本报记者就“雾霾”的话题采访了代表委员,反应热烈。

  根本问题污染排放过大

  “谁不希望蓝天啊。”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总量司司长刘炳江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面对代表和委员们的指责非常郁闷,“可中国30年的发展,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汽车每年增加2000万辆,煤炭每年两个亿两个亿往上增,咱们的水泥占了世界的2/3?”

  “目前还有很多人强调雾霾是气候因素造成的,认为只要有风,就不会有雾霾。这种认识没有抓住根本。”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认为,雾霾的形成有气候和地形等方面的客观原因,但根本问题还是污染排放过大。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等污染

  物,排放量远远超过了环境容量。在极端气象条件下,汽车污染所占的比例甚至超过了50%。

  “去年中国的能源包含煤炭和天然气消耗,算下来是36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26亿吨,怎么不污染呢?”针对近期的雾霾天气,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煤炭业的现状是生产在西部,消耗在东部。长江沿线,平均每30公里一个电厂,从镇江到南京,10公里就有一个,运煤、存煤都有污染,对水、地下土地污染不比空气轻,东部地区的污染比西部高十几倍。

  发展模式要尊重大自然

  当遭遇雾霾时,作为中国治疗呼吸系统疾病的领军人物,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用起了空气净化器。

  “去年8月,美国科学院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降尘增加100个微克每立方米的话,你的预期寿命会短3年,主要影响的就是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钟南山说。

  “我经常来往于美国和中国,美国经济很发达,但是它的空气和水都很清新。美国在发展经济的时候非常注意环保的问题。而中国显然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在加强环保上有疏忽。现在,中国的空气、水甚至土壤都发生问题了,我非常担心土地的一些结构都发生改变了。”全国政协委员王晓玉告诉本报记者,“我建议政府要因势利导,引导中小型企业转型,控制和消减化肥和农药的生产量。”

  “我建议转变能源结构,降低煤炭等化石能源的比例,以清洁能源为主。”刘振亚说,“据我测算,如果以2013年为底数,清洁能源使用年均增长12%,2015年,清洁能源使用比例将超过50%。”刘振亚说,“我建议在有条件的地区建立大风电、大核电、大水电,集中生产并用特高压输送到内地。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来的是清洁电。”

  “治理大气污染不是简单地把所谓重排放企业关停的问题,而是我们要调整产业结构,让发展模式回到尊重自然的模式上来。”台籍全国人大代表符之冠告诉本报记者。

  达成共识全民行动

  雾霾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美国、英国都在上世纪50年代出现过非常严重的雾霾,后来通过立法和相应的措施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改善。在中国,大家最关心的是:治理好雾霾需要多长的时间?

  “中国相对来说,治理起来会比较难。”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秦大河说,中国的能源禀赋70%是煤炭,煤炭作为主要能源这在短时间内很难减少。“如果我说我们要30年,老百姓会感到很失望;如果我说只要三五年,那是不符合实际的。我们需要一定的历史时期。”

  “现在有很多企业偷偷排污,所以我建议加大污染环境税的处罚力度。”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陈国鹰说,“全社会一定要在减少排放上形成共识,从政府到企业,再到公民个人,痛下决心、齐心协力控制并消除污染。”

  “解决雾霾问题,根本出路仍在管住人、减少排放。”高吉喜说,“这关系到人类生存,要全民行动起来,从自身做起保护和改善我们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