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地方版国企改革方案呼之欲出 改革模式殊途同归

2014-03-13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地方版国企改革方案呼之欲出

  改革模式殊途同归

  ⊙上证报两会报道组 ○编辑 吴正懿

  以混合所有制为核心的新一轮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思路,已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及政府工作报告中明晰。

  目前,央企改革已随中石化的“一声惊雷”而广为关注;地方国企却因监管复杂性、区域特殊性等原因,其改革路径并不统一,相关方案多具个案性。

  两会期间,上证报记者集中采访11个省市对口国资监管的负责人(已发布方案的上海除外),一窥地方国资改革路径。据了解,目前大多数省市均在酝酿国企改革方案,根据进度,将在全国两会后至三月底前发布,具体的改革模式、侧重则各不相同。另据透露,此轮国资改革一个重要衡量指标是混合所有制的推行比例,且各地将制定明确的时间表。

  “地方国企和央企有很大不同,改革首先要按照三中全会精神,但必须结合地方实际,发挥各自的优势。国务院国资委在大方向上有指导,但具体还要各地办。”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两会后或密集发布

  “我们已将国资改革列为2014年的一号工作。”安徽省省委书记张宝顺对上证报记者说。

  记者广泛采访后获悉,以混合所有制为核心的国资改革正由原先上海、广东等一线省市政府向纵深推进,包括安徽、贵州、陕西、江苏、海南、新疆、河南、河北等地均将国资改革列于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等文件中的首项内容,并明确了改革路线及时间表。

  “我们已经有了方案,但还没有经过讨论,计划在3月底发布吧。”张宝顺透露。

  “重庆国企改革整体规划在三中全会后已经有了,但是方案还没出,还有具体事项要讨论。”重庆国资委主任廖庆轩对记者说,“方案做了原则性规定,可能显得粗糙,但我们的实际操作内容很多、很细。央企和地方国企的结构不同,但改革总体的推动方向一致,地方国企会比央企改革推进更快。”

  湖南省国资委副主任张美诚对记者说:“关于深化改革的决定马上就要出台了,我们称为国企改革三十条,设定了四个目标,其中一个深化改革的目标就是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陕西省发改委主任方玮峰也向记者透露,陕西的国企改革方案正在制定,计划3月底4月初前后出台,将给出国企改革的时间表。

  值得注意的是,据记者了解,各省市的国资改革文件将分为总纲与细则,总纲预计3月底出台一批,但具体细则可能要等到下半年才能陆续公布。

  广东省政府高层也对记者透露,该省的改革文件《关于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近日已修改完毕,具体到23家省属企业的《关于深化省属企业改革的实施方案》也已进入征求意见阶段,两份文件争取在上半年正式出台。

  四川省发改委主任唐利民对记者说得更保守:省国企改革方案已几易其稿,将很快印发,“但要到下半年才会有具体的改革措施出台”。

  这也意味着,市场不应过度乐观解读国资改革带来的短期效应,其推进过程将是渐进式的。

  中央领导9日在安徽代表团听取审议时强调:“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基本政策已明确,关键是细则,成败也在细则。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改革关键是公开透明。”

  这一信号值得市场高度关注。

  地方改革殊途同归

  由于资源禀赋、产业结构等情况存在差异,各地国企改革方案必然有所区别。

  “地方国企和央企有很大不同,必须结合地方实际,发挥各自的优势。国务院国资委在大方向上有指导,但具体还要各地办。”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实际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至少有两大因素导致方案存在差异。其一,各区域国资、民资发展规模、经营情况不同,导致改革方案存在不同的侧重性。

  比如,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对记者明确说:“我省在国资改革、混合所有制方面相比全国水平有所落后,因此今年会加大改革力度。”这意味着,2014年安徽国企将加大释放股权、混合民资的力度。记者从安徽几大汽车国企、水泥国企处均印证了这个判断。

  广东省副省长徐少华则对记者解释,广东国企改革的亮点在立足“增量”改革,不采取出让现有产权的做法。即,对现有产权核定以后,用增量的办法去增强国企的国资控制力、影响力。同时借国资这个平台让民资进入,至于是国企还是民企占股多一点只是技术问题,战略是两个毫不动摇,“不能因为现在要给民企带来机会,而忽略国企的发展;也不能强调国企的主导地位,而排挤民企。”

  作为该思路的佐证,前不久,广东省国资委刚刚举办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国企民企对接会,欲吸引上千亿民营资本进入国企。

  其二,由于各区域资源禀赋不同,导致改革先行试点的行业、企业不同,如新疆将能源作为改革的突破口。

  “新疆已专门组织召开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推进会。今后国资投资项目都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力争在石油石化、煤炭资源开发等领域与民间资本合作建设一批重大项目;引领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推进新疆油气资源开发改革;消除非国有资本的进入壁垒,对监管企业中的拟上市企业,扩大非国有资本的参与比重;鼓励国有企业集团所属的二、三级实体公司与非国有资本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竞争性领域国资不绝对控股。”新疆国资委主任邵峰说。

  “我们的国资改革,说简单点,就是卖给央企,就是傍大款。”宁夏某领导对记者直言。

  改革目标与时间表

  新的国资改革以何指标为考量?各地的回答几乎不约而同——混合所有制的推行比例。

  记者在采访中,部分地区给出了明确的数字,如河北省国资委要求其监管的二级企业要纳入股权多元化改革范围,确保2年至3年内完成70%以上二级企业的股权多元化改革任务,各企业每年吸纳利用的社会资本原则上不少于上年净资产规模的3%-5%。

  再如广东,徐少华透露,本轮国资国企改革将大力推进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2017年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过60%,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员工持股;2020年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过80%,二级及以下竞争性国有企业基本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再如重庆,廖庆轩向记者估计,5年时间左右,八成以上竞争类国企会实现混合所有制,相当一部分行业,国资会全部退出。廖庆轩更透露,重庆商社集团、四联集团正准备在集团层面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贵州的思路也很清晰。据该省国资委主任韩先平介绍,今年将启动《监管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三年行动计划》,按照要求,每户监管企业2017年底要完成引进2家以上战略投资者,大部分企业在集团层面实现投资主体和股权多元化,所属企业基本实现投资主体和股权多元化。

  明细来看,3月底前,贵州全省将完成监管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制定,全面推进监管企业集团层面以及子公司产权制度改革,推动部分经营困难的子公司实现国有资本有序退出,探索建立监管企业改革改制操作平台及运行机制。

  至2015年,监管企业集团层面及子公司产权制度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国有资本与各类社会资本广泛融合,混合所有制企业治理模式基本形成。至2016年,全面完成监管企业集团层面及子公司产权制度改革;全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完善,董事会规范高效运转,“三项制度”改革基本到位,企业活力、竞争力和带动力明显增强。

  “2013年,贵州24家监管企业及下属企业共对接复星集团、昆吾九鼎投资、中航集团(香港)、台湾创世全球矿业、中华新能源等国内外各类投资者约170余家;签订框架协议21个;签订正式协议27个,引进投资者42个、资金92.8亿元。”韩先平说。
[责任编辑: 黄博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