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中国网事:自主招生,要管住“蔡处长们”——代表委员把脉高考招生“综合病”

2014-03-1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3月11日新媒体专电 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涉嫌违法违纪接受调查,引发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公平性的质疑。两会代表委员坦言,高考招生部门中的“蔡处长们”,犹如“害群之马”,使高考改革遭遇阻力。管住“蔡处长们”,才能化解信任危机,治好高考“综合病”。

自主,如何自律?

教育部门要求高校自主招生必须公正公开,但公开的程度却并不令人满意。当前高校自主招生中,公示项目包括考号、姓名、性别等7项,而最关键的学业成绩、笔试、面试评价等,反而不在公示之列。

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说,行政权力干预招生过程,一些高校的行政领导没有履行改革责任,却把自主招生作为高校的“办学资源”,以此谋求利益。

所以,游走在自主招生“游戏规则”之外的普通老百姓,依然觉得高考最公平。合肥学生家长徐亮说:“现在的自主招生,都是有点背景的人才能写推荐信,普通老百姓谁能有这种资源。不管怎么说,高考是一般孩子通往上层唯一的渠道。”

“解决自主招生的信任危机,需要高校和中学两方合力。高校应尽快建立透明的自主招生评价标准和违规处罚办法,中学应尽快建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和诚信监督办法,两者结合起来才能让自主招生在阳光下运行。”全国政协委员、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说。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则认为,自主招生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改革的方向是对的,不能因噎废食,要继续坚持。要进一步完善选拔制度,制定科学的招生办法,并向社会公布,做到公开化、法制化。还可以邀请家长、社会人士和专家组成第三方的监督机构,强化外部监督。

“目前我国一些知名高校在自主招生中,较多注重于考察学生的知识面和文学艺术特长,而不是基础的逻辑和学习能力,这让教育资源缺乏的农村学生难以脱颖而出。”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说,实现自主招生公平,还有望带动评价体系的改变。

加分,为了“插队”?

近年来,各种高考加分项目饱受诟病。奥赛、科技竞赛加分,音乐、美术特长加分,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加分……

以四川省为例,仅体育类特长,就有27个高考加分项目。

高考加分初衷是鼓励孩子有特长、个性化发展。然而现实却并不如政策制定者所愿。有教育专家指出,当前,意在体现多元录取标准的加分项目,已经异化为多部门的利益。

加分项目认定大多分散在民政、公安、计生、科协、体育等部门,有的部门并没有严格监督执行,甚至为了部门利益,组织各种比赛,收钱卖证书,形成腐败产业链。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顾也力说,解决高考加分乱象,教育主管部门一方面要加以清理和规范,另一方面要给高校对高考加分的“否决权”,对那些没有含金量的加分项目予以否定。

由于频频与升学挂钩,“三好学生”、省级优秀学生干部等称号被披上了浓厚的功利色彩,现实利益导致“托人情”“求关系”“加名额”等现象频频发生。

为此,福建省近日取消了省级“三好学生”、省级优秀学生干部的评选。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说,有关部门应清理和逐步取消高考加分项目。因为在高校自主招生中,学生的特长已经在学业水平测试和综合评价中得到了体现,招生单位也会全面综合考虑。

艺考,必须严考

“高校在招生方面的裁量权越大,寻租空间就越大,而本身缺乏固化量化标准的艺术类专业,更成为腐败的温床。”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农业大学校长邓秀新说,艺考是教育腐败的一个重灾区,主要利用专业课评分中的“主观弹性”。“只要事先买通考官,现场随便画一笔,就能顺利过关,外行人根本看不懂。”

2014年高考艺术类专业“校考”期间,新华社记者接到部分家长反映,一些招生中介四处兜售艺考“包过指标”,名单涉及几十所高校艺术专业;一些交了钱的考生,竟然可以提前拿到考题。

几名来自安徽阜阳的艺考生说,他们已经尝到了“花钱包过”的“甜头”。华东一所高校,考前一天培训班通知要考某部电影的影评,并给出了要点。第二天考试中一道大题,果然就是那部电影的影片分析。更奇怪的是,培训班老师竟然可以胸挂证件,到考场里现场“指点”。

“分数不好,投机艺考”,当前不少学生如此对艺考定位,凸显了艺术类考试漏洞和“投机”机会较多。有专家指出,艺考招生畸形繁荣,一是高校为赚钱,二是学生为混文凭,导致一些高校不坚持招生、培养标准,沦为“贩卖文凭的工厂”,衍生出种种艺考乱象。

黄德宽说,由于艺术类考试的独特性,导致艺术考试缺乏统一的专业评价标准,评卷老师的主观性较大,的确导致一些不公现象。在艺术类考试中,要尽量避免人为制造的不公平因素。如对于参与命题和评卷的艺术老师,不准参与举办艺考培训班。对艺术试卷的评分,可成立随机抽签组成的评委会。只有完善制度和加强监督,才能保障艺术类考试的相对公平。(记者王圣志、俞菀、许晓青、叶前、徐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