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政协委员:伤医案致“麻烦患者”在医院间被推来推去

2014-03-13   来源: 北京晨报  
 

  (资料图片)

医案致“麻烦患者”被拒赵平委员:建立患者法律援助体系

“医疗纠纷升级为暴力,最受伤害的是患者,现在患有疑难杂症和一直在问是否有并发症的病人,会被大医院推来推去,因为医生不敢沾”。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原院长赵平在昨天的小组讨论上发言指出,法律弹性导致不断赔偿不该赔偿的钱,成为暴力的根源之一。他建议健全司法机制,为医疗纠纷中的患者建立法律援助体系,让解决纠纷走上法律的道路。

破财消灾导致医闹

赵平指出,美国医疗由于差错引起的纠纷,并不比中国少,为什么美国医院暴力很少?中国医院暴力的根源之一是和法院的观念有关。“我亲耳听到过一位法院女同志在给医院院长做培训时说,如果病人告你们,不管你们是对是错,我们都会偏向病人,因为他们是弱者,”赵平说,法院有这样的概念,公安人员甚至医院的保卫处也都有破财消灾的倾向,出现了所谓“大闹得钱多,小闹得钱少,不闹没有钱”的观念。

  赵平认为,如果我国法律是有弹性的,不断地赔偿不该赔的钱,就会使得医院暴力不断升级。

  谁都怕沾“麻烦病人”

  赵平指出,公检法部门应该意识到,暴力伤医行为伤害的不仅是医务人员和医患关系,更重要的是伤害了病人。

  “如果你们不信,我每个星期四看门诊,你们就跟着我去看看,看看病人被推脱过多少次。麻烦的病人,复杂的病人,过去是小医院往大医院转,现在是大医院之间就推来推去,非常可怜,这种状态下,最受到伤害的是病人。”赵平说,医生第一不敢接收患有疑难症的病人,第二不敢接收特别啰嗦的病人,反复问有没有并发症,医生就会觉得很可怕,就把病人推出去了。

  建议医学专家当陪审员

  赵平认为,医疗行业不应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我们也在生病。”赵平指出,“曾经劝过病人走法律程序,但是病人坚决不走,其中的原因值得思考。”赵平说,对患者的法律援助应该建立一套体系,病人在与医院发生纠纷时,给予及时援助。他同时建议,法院在处理医疗纠纷的案子时,由法院选定的医学专家作陪审员,陪审员的专业知识也很重要。

  晨报记者 韩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