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暖暖的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袁哲

2013-06-26   来源: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我的梦·中国梦
­ ——暖暖的梦
作者:袁哲
选送单位: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七月,太阳晒在我的身上,暖暖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微风中夹杂着的清新气息拂面吹来,狗吠声、蝉鸣声此起彼伏。路旁的屋舍门前,随处可见的老人们聚在一团聊天、做手工活,4、5岁的小孩子们蹲在奶奶们的身旁,瞪大着眼珠瞅着我们一群人;再大一点的,就围在我们四周,和玩伴们嬉戏打闹。面对此景,我才切身的意识到,我的支教生活开始了,我来完成我的梦了。
走进小学校园,我被眼前破败的景象吓呆了。一个40平方的屋子,却要挤下整整一个年级40多个孩子。仅有的两名教师和两个教室,以及一个不大的小操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然而,孩子们对此习以为常般的毫不在乎,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迫不及待的企盼着铃声的响起。
经过几日的授课,和孩子们也愈发的熟络起来。上课时,耐心的讲解;下课后,和孩子们聚在房前,侃侃而谈,语笑喧阗,直到夜幕降临驱走落日的余晖,繁星重新占据整个天际。孩子们不断的问着“城市的生活?大学的样子?外面的样子?”,眼睛中充满着对远方的憧憬和渴望。闲暇时分,孩子们可能会去捉蝉,也可能会去放风筝。这里的孩子很喜欢放风筝,他们会把自己的梦想写在风筝上,让风筝在蓝天中翱翔,而其他的孩子则一起追逐着风筝。
一夜,谈及了梦想。本以为他们会说“希望住在城市里或者成为有钱的人”,然而,我大错特错了。孩子们争先恐后而又异口同声的说“我想有老师,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这些对于城里的孩子来说最普通不过的事,对于这里的孩子,却显得十分奢望。惊讶之余,我又感到十分的愧疚和惋惜。愧疚者,自己一直以来的昏庸懒散;惋惜者,这群孩子们的未来…深夜的凉意吹得我寒颤不已,悠长的乡音牵引着我的思想走向远方。“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他们是国家的未来,如果他们没有书读、没有老师教,何谈国之未来,何谈中国梦!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老师的职责,不仅仅是将书本上的知识教给学生,还要传授自己生命中不断经历、积累的观念,给学生以积极向上、自信乐观的正能量,博学于文,约之以礼。除了这个叫汉寨的小村子之外,诺大中国的西北、西南等地区,这样的村子数不胜数,每年寒暑假期,都有众多支教团深入大山中,为那些没有足够的老师、没有书读的学生们传授知识,输出他们的价值观。虽然这样的现象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但是时间短、低效率的弊端会给当地小学本来就不规范的教学带来更大的麻烦和不确定性。因此这就需要社会的关注和更多的人、大学生的支持,以及政府的维护。这样下去,终将呈现出宽敞的教室中,学子们在老师的教导下书声琅琅的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已达弱冠之年,虽有志于学,然社会的现实和未来的迷茫业已压得我无处可躲。因一句“君子不器”而保持对各个领域的兴趣,涉猎广泛;也由于“恻隐之心仁之端”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些大山里的孩子们,去感受,为了更好的理解。或许我是想做一个守望者,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守望着这些孩子们,守望着国家的未来。教育,是人与人之间,也是自己与自己之间发生的事。传授知识的人同时也是被传授者,传授他人同时也在传授自己。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它不断传承,它永不休止。
最后一天,我和孩子们一起放风筝。在希望的田野上,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我追逐着眼中的风筝,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们一起追风筝。
这就是孩子们和我的小小梦想,我们的“中国梦”。我们追逐着我们的梦想,终有一天,梦会揭开它不再神秘的面纱,走进尘世,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我想,那个感觉,也会和我第一次走进村子时的感觉一样,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