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杂志社官方网站

2012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候选人陈晨事迹

2013-04-11   来源:  

    
陈晨,女,中共预备党员,中国地质大学(武汉)2011级体育专业硕士生。
2012年5月19日,一个名字被定格在喜马拉雅的山巅,世界第一高峰的登山名册上,从此多了一位身份是在校女大学生的登山者。她叫陈晨,我国首位登顶珠峰的在校女大学生。
6年大学路,她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至本校攻读硕士研究生;6年登山路,高寒、缺氧、陡峭的山路上留下了她的身影;6年抗争路,陪伴着身患骨癌晚期的父亲,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她是学生,是登山者,是独生女,以坚忍不拔的品格,以敢为人先的精神展示了当代大学生的风采,如一朵坚强的玫瑰在峰顶铿锵绽放。
珠峰顶上,坚强玫瑰娇然绽放
2012年5月19日上午8时16分,作为唯一的女性,陈晨与其他三名队友共同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成为我国首位问鼎珠峰的在校女大学生。中央电视台等各大媒体纷纷播报这一历史性的消息,湖北沸腾了,母校沸腾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特地回到母校祝贺。
25岁的她,6年登山路,夜以继日的体能训练,无数次的历险、化险,坚强的玫瑰终于开始迎接属于她的荣誉。登山归来,学校师生和媒体在机场迎接她的凯旋,她开始辗转在湖北武汉市委宣传部和各大高校中,与同学们分享自己的登山体验。2012年末,她成为“长江日报年度封面人物”和“楚天年度勇敢人物”。
梳着娃娃头的年轻女孩儿陈晨,身材娇小,说起话来总是不经意地留露出孩子气的笑容。人们惊叹于她娇小身体里的坚强和勇敢,她笑着用一段排比总结自己的登山经历和感悟:“这一路遭遇天气异常,我们学会了等待;这一路听从组织安排,我们学会了服从;这一路历经风吹雪打,我们懂得了放弃;这一路忍受很多痛苦,我们学会了坚强;这一路面临众多挑战,我们学会了团结;这一路途经诸多危险,我们学会了勇敢;这一路我们用身先士卒、不畏艰险的激情,完成追求世界之巅的卓越壮举!”  
2012年,大家见证了陈晨登顶珠峰,她让我们自豪,为我们传递了信心,她让我们相信,创造奇迹的可能并不因你平凡而退避。作为一名户外运动专业学生,陈晨或许从没想过用生命去交换一个奇迹,而当这个需要用生命去冒险的任务选择了她,她用乐观的坚韧完成了它。
父亲重病,孝顺玫瑰遭遇风霜
2007年9月,陈晨进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学习户外运动专业。在老师和同学们看来,她是“天生干登山的料儿”。出众的高山适应能力与很强的服务、配合意识,令其逐渐成为地大登山队的重点培养对象。
2008年,她第一次接触登山,攀登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因为当时的登山物资有限,她并不在登顶之列,但作为一个初学者,她成功到达7600米的高度。第一次攀登,虽然她只能带着遗憾、抹掉眼泪转身下撤,但这次登山让她体会到登山的魅力,从此爱上了登山。下山后,她听说,2012年是母校校庆60周年,学校将组织攀登珠穆朗玛峰,她在心中默默种下了一个攀登珠峰的梦想。
梦想的种子刚刚种下,她的父亲却被查出了骨癌。“当时的感觉,仿佛从7000多米高处‘啪’地摔下来,粉身碎骨。”回忆那段往事,陈晨至今铭心刻骨。
11月,陈晨返回武汉照顾父亲。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父亲身患多发性骨髓瘤,已到三期,也许活不过三个月。陈晨请了10天假,陪着父亲做CT、核磁共振、抽血化验,跑上跑下。晚上,就打个地铺睡在病房。为父治病的巨额费用使得整个家庭倾其所有,陈晨靠在当地的一家运动俱乐部中做兼职来赚取学习和治疗费用。“我整个大学生活都在学习忍耐”陈晨说,“而这恰巧是一名优秀登山运动员所应具备的。”
在医生的建议下,陈晨的父亲开始采用保守治疗的方式来延长生命。只要回到家中,陈晨都会雷打不动地陪着父亲在乡村道路上快步走路,“我一般走在前面,女儿在后面。她监督我,锻炼她自己,也鼓励我。”陈永文说,他的目标是看到女儿登上珠峰。父亲用乐观创造着生命奇迹,她也希望自己用坚持和耐力延续奇迹。
登山训练,乐天玫瑰尽展天赋
“她是个乐天派,喜欢傻乐。”同样在地大读户外运动专业的韩蕾说,因为参加珠峰队,陈晨每天早上都要比所有室友早起,出去做体能训练,周末强度更大,以至于每次回到宿舍就会找她诉苦、求安慰,逗大家呵护她,但第二天又屁颠屁颠地早早出去练。
     2011年8月,她成功登上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雪山登顶,也正式成为了珠峰队队员。
“她的适应能力相当强。一般男队员到山上都要经过两天才能缓过劲来,而她上山当天就活蹦乱跳的,忙着生火做饭。”登队友曹志凯评价。在他眼中,陈晨是个大大咧咧,为人大度不计较的女孩儿。
然而,在她自己看来这次攀登是在磨砺她的意志力。玉珠峰冲顶的时候,陈晨正在生理期,身体的疼痛和心理的压力都在考验着她的毅力,最终,她凭借着极大的耐力和乐观的精神到达了顶峰。下山后,状态好的出奇。
敢为人先,铿锵玫瑰梦圆屋脊
2012年5月,各个媒体不约而同地登载了陈晨作为首位女大学生成功登顶珠峰的消息,铿锵玫瑰终于圆梦。然而,在荣誉背后,陈晨也潜藏着不为人知的艰辛。
3月份,刚一入藏,陈晨便拉起了肚子,最多的时候一天拉了26次,只好打起了吊瓶。但只要体力稍稍恢复,她就抓紧训练。在她心里,登顶珠峰不只是她的梦想,也是父亲生命的梦想。最终,克服种种困难,她成为“冲顶四人组”成员。即使一天上20多次厕所,依然能吃能睡,即便前行者的遗体就在身侧,还会看着满天星星激动不已,这个女孩,以最温馨、质朴甚至有些傻气的方式,书写着本应是波澜壮阔的冒险之举。我们因此感动于一个平凡人身上都可能潜存的这份淡然与笃定,它无需故作励志甚至刻意的悲情,只是在生活中的每一刻都让我们保持开怀而前行。
登顶之路并不平坦,陈晨分别遭遇了睡觉时氧气用完和峭壁失足两次险情,所幸都安全渡过了。陈晨说:“到大本营,才知道今年所有登山人员中有10多个人遇难。现在回想当时,心里还是会后怕。”
对待珠峰,陈晨在回忆中从不用“征服”一词,这是因为她对山峰保持着敬畏,视这段过程为神圣的记忆。她把登顶当作一场修炼。 “登顶和下撤的途中,我们遇到了四具登山者遗体,就在悬崖边上靠着,就在我们脚边上!”“进山前就想像过这种情景,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害怕,但身处其境,心里很淡定,只有敬畏。”路旁那些冻僵死去的骸骨们仿佛一座座纪念碑,他们都是勇敢而坚强的登山者。
最终,她一步步向世界之巅前行。克服寒冷、呼吸困难、雪崩等重重困难,超越身体和心理的极限,成功傲立于世界之巅,停留了15分钟。
登上珠峰后一个小时,媒体记者替陈晨打电话告诉她的父亲陈永文这个好消息。早在登顶前,陈晨就已跟记者说好,登顶后没有信号,麻烦转告父亲。她知道,父亲肯定也在期待这一刻,这是属于她们两个人的梦。
载誉归来,追梦玫瑰迎春盛开
2012年珠峰攀登的历史早已定格为人们记忆中奇迹,对于陈晨来说,登山之路还将继续,成为一名职业登山者是她的梦想。
2013年1月,陈晨带领学校社团组建了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第一支女子登山队并担任队长,并与3名女队员一起成功登顶5396米的哈巴雪山。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带动大学生参与户外运动的积极性。
梦想还有距离,她正在路上。她如铿锵玫瑰一样在山顶绽放,她像展翅雄鹰一样在山顶翱翔。自强不息、坚忍不拔、敦亲仁厚在她身上有着突出的体现。大学生陈晨在坚持中汇集最大的力量,在登顶中释放最美的青春,深刻阐释了“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人文内涵,聚集了人生的正能量,用青春的誓言书写了当代大学生大力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不懈追求“我的中国梦”的绚丽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