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首页
首页 > 校园
思乡,情依在
2018-04-11    来源: 大学生杂志  

  又一次加班到深夜,被榨干的脑仁,N多待搞定的工作,沁入骨髓的腰痛,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小宇宙崩溃,想不顾一切地逃回东北老家,去再次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当公务员、结婚、生子、望子成龙、变成自己讨厌的那个“她”……然后开始下一个轮回。可是当我看着自己手头的作品一点点展现出美好的模样,我又多么庆幸我没有放弃。

  我的一个朋友,齐齐哈尔人。他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充满了雄心壮志,二十岁时就规划好六十岁如何功成名就回到东北隐居山林。所以他急匆匆地去实习,又急匆匆地去工作,一年、两年他不断地跳槽,不断地失落,他挣的钱越来越多,可离自己的理想却越来越远。有一天他跟我聊天,说他活得很痛苦,感觉不到幸福,北京的生活远没有东北简单,接着就辞职考研去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惊愕,随即又释然了。

  达尔文说:乐观是希望的明灯,它指引着你从危险峡谷中步向坦途,使你得到新的生命新的希望,支持着你的理想永不泯灭。

  还记得我在考雅思准备申请留学的那段时间,一次与长辈聚餐后,母亲嫌弃地说我就像个大号的拖把,毛毛躁躁的头发,瘦竹竿一样的身材,比起别人家满脸胶原蛋白或是肉感十足的孩子,真是不讨喜。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就是令人崩溃的愤然。我抑制不住情绪,在自己的屋里痛哭了一整夜。当第二天的阳光洒进我的小屋,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怨自艾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拉杆箱,订了回学校的机票。飞机滑离地面不久,望着窗外白茫茫的雪原,我有些恍惚。那样的季节是老家最美的时候,十里冰场的松花江,梦幻的冰灯会;暖到可以烤背的地暖房……想念家里的一切,想念夜晚路灯打在雪面上像撒了金粉一样闪闪发亮,想念戴着围巾因为呼吸水汽睫毛上挂上的点点冰晶,想念翻着滚滚热气的东北乱炖……飞机越飞越高,模糊的视线把我抽离回现实中来。我还是要离开,因为眷恋的太多,经历的就越少。

  回到北京,我报了一个职业模特班。没有基础、走路打晃,最开始被大家打趣是男模的风格……那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新的开始。雾霾天戴着口罩在操场上走大圈、压脚踝,膝盖合不拢就用绑束带捆住。脚趾上水泡叠血泡,捆着绷带也要穿着“恨天高”继续“优雅大气”地踩着节奏。东北人都不怕吃苦,我更不怕。一个多月的魔鬼训练,我考下了模特证,神奇地从一个不修边幅的女学究变成了在T台聚光灯下自信从容的模特。当我拿到了香港研究生的offer,又美美地回到老家时,仅仅是妈妈一丝眼角笑纹的肯定,都让我感到一种久违的身心舒畅。

  当不再满足于家人的一个点头,我就想去追求整个世界都对我肯定。在香港读研究生的时候,除了学业,我开始不断寻求自己喜欢的事物,不断地挑战自我。我开始自发地接触一些影视制作的工作,去接触一些“生意”。从不敢开口说话到面对教授可以顺畅的表达,我一点点变得自信,也对未来的规划更加清晰。曾经网上有个段子,南方妹子来东北打工后给闺蜜发信息,一共六个字“人傻、钱多、速来”。其实不是东北人傻,我们很实在。我们认朋友,我们交心,我们说一切尽在酒里,不是为了看你喝醉,而是看你是否对我安心。我学不会偷奸耍滑,便只能脚踏实地。

  在城市里生活久了,拥挤与忙碌往往就成为自己“心浮气躁”的借口。其实,一个侧身、一次礼让、一个眼神、一句谢谢、一个拥抱,便能将钢铁森林变成林海雪原。想想为理想横冲直撞的我,竟能有这般心态,终究是从小滋养我的土地给了我这样一份宽广。回或不回,思乡之情永在。这不禁让我回想在东北的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是早上大妈多递来的一个包子;是不开心时递过来的一罐哈啤;是吵得很凶但是转头就憨憨的一个傻笑……东北或许是生活最为简单的模样,他们是从前为国家工业贡献一生的战士,现在是每天在网上给大家带来无数欢笑的朋友。哪怕别人对黑土地充满了怎样的误解,他们仍然还在笑,还在为别人带去欢笑。

  蔡婧

  晋步天下影业执行制片人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赞赏金额(元):

支付方式

立即支付

打开手机微信,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即可完成支付

大学生杂志社官方微信

支付成功,谢谢支持

关闭